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仙醫狂少 > 第1596章 變化太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1596章 變化太快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他彼此見面并不奇怪。如果他沒有親眼看見,他是不會相信的。

    然而,這位左翼分子并不知道大聯大治的沖擊并非他想象的那樣。

    左向道道:“大王,得勝者果然是烏申島的學生林惇!”

    蘇崢也知道左翼在這樣的場合是不可能撒謊的,但仍然不相信林都能奪冠。他說,這怎么可能呢據我所知,從我到青巖的烏申島,林都只是一個普通的訓練班,他怎么可能有力量從這么多傲慢的人手里奪得冠軍呢”

    左翼無法用幾句話解釋清楚。他從儲物袋里拿出一塊像石。“陛下請看,這是最強皇帝比賽的整個過程。”

    星朝的皇帝與文武百官一起觀看了最激烈的帝國競賽的全過程。

    當他們看完這一幕時,這一幕寂靜無聲,仿佛來到了一個無人居住的地方。

    在座的各位都有過漢武帝早期的做法。這是合理的看到一群武帝的戰斗方法,作為成年人看一群兒童戰斗。他們完全不感興趣。

    然而,當他們觀看了整場比賽,特別是最后一場森林塵埃與陸地巖石之間的戰斗時,即使是在訓練中,也有一種激動人心的感覺。

    右邊嘆息著。“好林沙塵,戰斗力強,內情深,深不可測,他拿了冠軍,是天經地義的。”

    左撇子點了點頭,說:“是啊,小天驕讓我這么吃驚已經很久了。”

    太士道說:“大王,林惇既然成為了冠軍,將來一定會成為戰神的弟子。如果我們有機會在未來與他成為朋友,這將對未來的星朝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蘇崢的臉上露出一種茫然的神情,但他還沒有恢復過來。

    所有的部長看到這種情況時都露出懷疑的神色。雖然每個人都要戴上塵土,這是難以預料的,但大王在這里待了這么久嗎

    “陛下,陛下……”

    太師等人接連給蘇政打了好幾次電話,才想起蘇政。

    蘇崢不理太師等人,搖了搖頭,苦笑著說:“不要欺騙窮小子,但真的不要欺騙窮小子,古人老老實實不要欺騙我!”

    想起太師等人的話和林敦的友情,蘇崢苦笑,別人不知道他和林敦的關系,他自己也不清楚

    就在那一天,由于蘇玉被鬼神抓去,蘇政決定放棄營救蘇玉,因為蘇玉的力量太大,太可怕了,這激怒了林惇。現在,他有可能和林敦搞好關系嗎

    “唉!”

    蘇崢忍不住嘆了口氣,知道了林都和蘇玉是一見鐘情,可以說,林都和他的星朝很親近。然而,由于他的近視,林都和林都的關系變得更糟了。而且,以林都現在的情況來看,將來營救蘇玉的希望還是很大的,所以他可以說他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大隊。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能想象,普通的學生可以在同一天成為可敬的武術學徒,讓人不禁感嘆,世界變化太快了。

    蘇崢搖了搖頭,一直等到有機會修補與林都的關系。

    在青巖市武深學院,當消息傳來時,時間像一座雕像,僵硬的表情仿佛被黑白涂黑了。

    “迪安,迪安,你怎么了”這個時候你是不是發呆了

    吳沈學院副院長揮著手,臉上現出奇怪的顏色。

    趙亮慢慢地回到了神的身邊,消化著震動大地的信息,大口地吐了出來。

    在鬼廟的大廳里,鬼廟的主人把鬼趕出了大廳,只留下鬼廟主人的父子。

    陳瓊的心焦慮不安。這次他沒有贏得冠軍,而且他輸了龍球。

    一想到那次比賽,陳穹隆的殺氣就充滿了無盡的怨恨。

    當陳瓊正在思考的時候,魔王慢慢地張開嘴說:“迷路了!”

    陳瓊張開嘴說:“爸爸,我……”

    在主魔廟的眼前,冷光如劍一般閃過,巨大的氣勢壓倒了陳瓊。

    “這次你的任務失敗了,你也失去了神器龍珠,它應該是一種致命的罪過……”

    陳瓊一聽,臉色如雪,渾身發抖。他心里明白,他的父親是個兇狠的人,殺死一個兒子是可以用他的心來完成的。

    “但三年后,眾神之島將被打開。我不會先懲罰你。你將努力提升自己,準備好參加眾神之島的考驗。”

    “記住,我們必須得到古代眾神的遺產,否則我們將懲罰這兩種罪孽。”

    陳瓊文不禁松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就像一個走在鋼絲上的普通人,差點就見到了燕王。

    陳瓊紅恭敬地說:“是的!”

    寺廟的主人揮揮手說:“下去。”

    陳瓊沒有離開,站著不動,表現出一種渴望的表情。

    禪師看了看陳瓊儀的眼睛。“怎么,還有什么”

    陳瓊道:“爸爸,在最強的武帝比賽中,我和林德爾打過架,和林德爾打過同樣的武學。當我面對林塵的時候,我可以從林偉的氣勢和意境中感受到林偉實踐的力量。呼吸。”

    “爸爸,它看起來像龍皇從虛擬的陰影的森林灰塵。你這么認為嗎”

    廟里的主人唱了一會兒歌,搖著頭說:“不可能是龍鳳。龍鳳的存在,是我們魔族提出的一個想法,但世界上從來沒有龍鳳,所以不應該有。”

    “然而,林頓是一個不尋常的人,不能用常識來判斷,所以很難說什么。”

    陳瓊點點頭。像林頓這樣的人可以說是邪惡的,在一個時代是很難出現的。這是一個奇跡,任何自由的做法可以被視為驕傲和邪惡的克服所有的軍事帝國的早期皇帝的統治。

    寺廟的主人想了一會兒,說:“以后如果有機會接觸到森林的灰塵,一定要了解森林灰塵的細節。”

    陳瓊普說:“是的!”

    之后,陳秋轉身離開。

    “等一下。”

    突然,妖怪廟的主人靈光一閃,沖著正準備離開的陳瓊大喊。

    陳瓊轉過身去想:“爸爸,怎么了”

    妖魔廟的主眼是兇狠的,冷冷地說:“那家伙找到了嗎”

    陳瓊道:“還沒有,雖然我們加強了搜索力度,但軍事部門太大了。找男人就像大海撈針。他也用寶藏來保護他的命運,因果報應。如果他想要躲避我們,要找到他并不容易。”

    鬼神廟的主袖輕輕一彈,一股巨大的沖力像巨浪一樣蓋住了,空間搖晃著,說:“我不管你怎么找它。”我只需要看到結果,活著看到人,死去看到尸體,明白嗎”

    陳瓊道:“爸爸,他是家里的一條狗。有必要向他沖過去嗎”我不相信他能掀起什么風浪。”

    廟里的主人冷冷地看著陳瓊,責備他說:“傻啊,你不明白為什么草被割了,春風又來了嗎”他不是一個普通人。如果我們把他置于危險之中,他的死就不會有什么危險了。”

    陳瓊璞說:“好吧,那我告訴下面的人加強搜索。”

    當陳圓頂離開大廳時,大廳里只有一個領主。神殿有一個直的頭和一雙深邃的眼睛。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很長一段時間,寺廟的主人喃喃自語道:“這是眾神的禮物……”

    。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