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都市言情 > 全音階狂潮 > 第一三九七章 春泥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一三九七章 春泥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下午五點過是峨洋的年輕人們平日里最蠢蠢欲動的時候,不過今天很安靜,總部加分部只有不到十個人還在崗。不光人沒了,連大部分工位都收拾得空空蕩蕩,有愛干凈的還罩上了防塵布。

    龐惜還在,走到老板門口一站又指了下方向。正邊看電腦邊打電話的楊景行點頭表示明白,可嘴上還是膩歪:“那就在外面吃,你請回客。”

    電話那頭的何沛媛純粹是找茬:“我的錢我媽更舍不得。”

    楊景行嘿嘿:“那估計我的錢也舍不得。”

    何沛媛肯定是背過氣去了,緩過來后才開始嚷嚷:“你搞清楚,首先,你的錢跟我媽沒關系,不存在舍得不舍得。而且,你這個窮光蛋根本沒錢!”

    楊景行很重視:“這么一說兩方面都還很欠缺呀,消息媛媛警醒,我加油。”

    “鬼才警醒你,繼續做你的白日夢……”

    楊景行還哈哈:“已經醒了,先從簡單的開始,他們人來了,不說了,發短信。”

    “來了?”何沛媛真是歡呼:“讓那些人好好看看四零二有多寒酸……”

    許蘭欣昨天來踩過點,龐惜不用去外面迎客了。馬上過大年了地庫也稍有空閑,那邊說只來了六輛車,也就不用搞什么規劃。

    據許蘭欣說張彥豪給各部門的說法是有時間就到楊主任那坐坐,老板當然知道經理們這幾天有多抽不開身,每個部門都有那么多的社會關系要維系是跑不完的局喝不完的酒,楊經理自家人不需要太客氣。可經理們好像都不怎么把楊景行當自家人的,線報是除了莫宗寅和還沒正式走馬上任的汪越春之外都來了,莫宗寅上午就已經給楊景行打電話很客氣地解釋過一番。

    車隊打頭的是黃偉亮,副駕駛坐著許蘭欣,后座還有胡文雁和杜林,幾個人聊得眉開眼笑,黃經理忘我到等終于看見有人接后只能急踩剎車把緊隨其后的明德至嚇了一跳,黃偉亮還朝車外哈:“龐總親自來。”

    龐惜依然是部門助手的姿態:“亮哥辛苦了。”

    “我今天可是帶著任務來的。”黃偉亮還是怕堵著后面:“等會打個商量。”

    明德至等不及地抱怨:“哎,我小姨子就住銀港城,一站路,從你門前過一年沒十回有八回。”

    黃偉亮馬上大喊:“老明最喜歡往小姨子家跑……”

    楊景行邊呵邊往前迎接,讓明德至跟著黃偉亮過去轉彎還有車位,第三那輛車是常一鳴載著甘凱呈不用多客氣,然后周沈建和孫云宏都就近停車吧。張彥豪的大高個越野車怎么落到最后了,副駕駛的凌薇也挺燦爛:“給楊經理拜早年了。”

    楊景行可不敢當:“謝謝領導關心,歡迎指導工作。”

    “好像來過,應該是**那會。”張彥豪也懶得仔細回想:“你們先下,我倒后面有個位子。”

    后門也打開了有人下來,高跟鞋小腳褲,腿都露出大半了人還躲躲藏藏想搞突然襲擊:“嘿呀!”

    楊景行也驚喜:“這么有空。”

    “閑得無聊!”程瑤瑤還是先關車門:“老板接的我。”

    楊景行感激:“太給面子了。”

    “跟誰客氣呢……”

    前面的人集合了也沒空等老板,高管們可都聽說了峨洋的青年才俊很不少,龐惜于情于理應該幫宏星幾位還沒著落的老同事老朋友解決一下頭等大事,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程瑤瑤也湊熱:“惜姐我要求不高,溫柔體貼的男孩子就好。”

    黃偉亮尋思:“溫不溫柔,我們龐總要先試一試才知道呀。”

    簡直是一群猥瑣齷齪,張彥豪還是提醒一下:“峨洋都是大學生年輕人,我們這些沒讀多少書的也要做做樣子。”

    明德至點頭:“楊經理帶的人應該都是有素質有修養的。”

    張彥豪簡直訓斥:“屁話,你們沒素質是我帶的嗎?我都被你們帶壞的!”

    大家哈哈,楊老板卻要追責:“這個主要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公司有個同事加盟了個便利店就在旁邊,我本來覺得他心思不在工作上,可老板今天這么一來,我還得想辦法怎么鼓勵他好好干。”

    大伙呵呵,甘凱呈提醒:“要學到點子上,關鍵是多帶幾個美女去。”

    “我沒什么能學的。”張彥豪鞭策:“要學就學師父,開公司搞事業太俗了,也搞點風花雪月……”

    同事們又不厭其煩地推崇起甘凱呈的高情邁俗,大才子在楊景行這個年紀是讓女孩子為他打架而名震樂壇的。四零二剛拜師那會本來也是被前輩們看好的,可后來的表現不得不說讓人失望,真是差遠了。

    十幾個人嘻嘻哈哈著沒嫌棄地擠進一部電梯,還好沒報警,幾個多少發福的男人衷心感謝愛美的女士們,杜林可就不高興了,挑明了等這些老男人去平京她一定要報仇。

    到八樓出電梯,中年人們還是先“素質”起來,龐惜也開始簡單介紹,條件有限,公司左右兩邊辦公,這邊是技術部。同事們都給面子,紛紛稱贊很不錯,還挺有興趣地想先進技術部參觀參觀。

    留守特區分部的三名同事并沒被涌進的一群人嚇到,王成川主動起身燦爛:“歡迎。”

    楊景行給老板同事介紹合伙人,王成川雖然是搞技術的但也算熟練社交,楊景行叫老板的他也問老板好,楊景行叫師父他更相信全峨洋是無人不識,對林姐也是久仰,不過還是被程小姐驚了一下。

    程瑤瑤還記得:“上次那個,叫什么我突然想不起來了……”

    劉軒嘛,他不知道偶像今天會來跑去會場偷閑了,楊景行怕高手怪自己,叫王成川給打個電話叫回來別錯失良機了。程瑤瑤很維護粉絲,干嘛叫別人跑來跑去的?自己也要去酒店的呀,難道楊景行想不供飯嗎?

    周沈建好像懂網絡,指著機柜問那就是服務器吧?王成川就認真專業說明網站和播放器的服務器在電信機房里,這個機柜里是開發工作站、測試服務器和公司內部服務器等等。中年人們真像是視察一樣,耐心聽介紹還帶贊嘆。

    看完了小分部轉身走進大一點的總部,宏星高管們更要抓緊發揮,能從一片寒酸中找到各種牽強優點,甚至能看得出來公司氛圍優勢。十幾個人在只能擠八個人的會議桌周圍毫無規矩地落座后,中年人們簡直都能感受到年輕人的朝氣蓬勃了。

    其實龐惜本來挺重視老東家的這一次視察,她最初還做了個方案計劃動員全公司怎么樣氣勢鼓舞地歡迎視察團,想邀請甘凱呈給年輕人們來個演講,還要在寫字間里開辟出一塊地方來供客人喝茶閑聊的。楊景行卻是真的把宏星當自家人了,什么形式都不想搞直接全免了,他甚至連晚飯都不給特別安排,要讓宏星這些向來錦衣玉食身家最少都有幾千萬的高管們跟峨洋那群還六七個人合租兩室一廳的年輕人享受一樣的經濟實惠。

    茶水還是要有的,龐惜在飲水機那用一次性茶杯一杯一杯地接,連個托盤都沒有得來回跑,還好兩名留守員工主動去幫忙了,許蘭欣和凌薇也伸出援手。

    “好茶。”周沈建火眼金睛,還幫楊景行招呼:“瑤瑤來喝茶呀。”

    程瑤瑤挺留戀窗邊風景,再轉身觀察:“這里肯定是女生座位。”

    楊景行點頭陪笑。

    孫云宏問:“一共多少人?”

    感覺這些已經事業有成的中年人還是挺支持年輕人創業的,沒有嘲笑諷刺,大家都挺當回事地邊了解邊看好,邊關心邊鼓勵。

    胡文雁提了一些財務方面的建議,財務工作一定要有前瞻性,還有避稅什么的也要早點考慮。周沈建比較注重管理,還直言因為業務差異峨洋可能從宏星得不到太多的經驗。孫云宏當然是專注于業務,還忠言逆耳互聯網如今可不太景氣呀,看峨洋這規模一年的開銷至少也得千八百萬的,肯定有點壓力的,開源節流要做好。張彥豪了解到峨洋沒什么其他得力進項后就拜托各位了,影視方面林姐要多照顧,成路樂隊那一塊宏星各位也要多用心。

    這個寒酸的茶話會簡直真誠而融洽了,對宏星這群人而言好難得,大家沒有取笑楊主任如何如何,而是從創業的角度分析楊經理什么雙商都高性格也好還腳踏實地如何如何,評價得一本正經看不出來假。楊景行也認真聽取前輩的經驗更感謝大家的幫助,他說宏星給了自己很多,也從宏星學會很多,他也對宏星的未來充滿了信心,自己當然也要繼續伴隨宏星發展壯大下去。

    座談了半個多鐘頭后還是張彥豪留意到那幾個年輕人也走了,具體什么時間安排呀?那趕快出發吧。

    還有更寒酸的,飯店那邊不方便停車的,好消息是步行也就十來分鐘,只是瑤瑤不太方便,還得開車送一下。

    程瑤瑤很自信:“沒事,我跟他在外灘走了一晚上都沒人發現,看到也沒關系。”

    那就一起走一走吧,這樣的機會也稀罕,不過瑤瑤還是得去車里拿一下大衣。晚了,隔壁食品商貿公司由四十多歲的老總帶頭有十來號人守在外頭的,個別平日就峨洋女生的業務員跳著腳從人堆里發現了還沒來得及喬裝的程瑤瑤,立刻就叫了起來。

    發現程瑤瑤有意表現親和力,警戒的黃偉亮和楊景行就閃開了一些讓小天后甜美揮手。楊景行跟鄰居老總繼續點頭之交,不過對方注意力完全在明星身上。

    進電梯,同事們又關心了一下周邊環境,再次鼓勵楊景行好好干,明年就搬去跟宏星一塊上下班,肯定還能促成良緣親上加親呢。張彥豪終于親口證實宏星現在那一整層寫字樓是公司東拼西湊了八千六百萬買下來的,如果出租的話一年是五百萬上下,畢竟也是個甲級。大家紛紛算賬,租金加上物業水電空調一年也就千八百萬嘛。

    楊總只能苦笑。

    “你陪瑤瑤下去。”張彥豪把車鑰匙遞給楊景行:“龐惜帶我們認認路。”

    楊景行不敢不接,還點頭。

    甘凱呈沖常一鳴示意:“給他,順手。”

    常一鳴麻利地也掏出鑰匙串:“后座,甘經理的生命之水。”

    楊景行還好奇呢:“怎么知道我沒準備……那安排幾個代駕?周經理還養胃沒?”

    周沈建好說話:“今天放你一馬,你辦你的事,我們自助了。”

    似乎商量好了,明德至也表態今天是來捧場的,胡文雁還叮囑龐惜也無需費心,她是最清楚這時候的人多事雜的。孫云宏沒那么好說話,楊總龐總今天可以不喝但是這頓酒得記賬上。

    到一樓了大家先出去,外面也有人急著進電梯,可能是怕楊景行以后挨揍,黃偉亮猶豫了一下也沒攔住這兩個男人。

    “還下!”年紀大點有三十好幾的男人氣憤著先按了十三樓再連戳關門鍵。

    年輕些的男人就看程瑤瑤,人穿戴整齊視線也算有禮貌,看個兩三秒鐘就會中斷游移一下。

    程瑤瑤完全不在乎別人怎么看:“還有誰?”

    楊景行似乎是進入了保鏢姿態:“沒別人了。”

    前兩秒還一臉怨氣的三十幾歲男人這會已經燦爛了,邊看明星邊擺正了自己什么總監的胸卡,要商務洽談的架勢。

    程瑤瑤朝保鏢貼近些再抱怨:“干嘛這么低調?”

    楊景行只能干笑,門開了后他還是先觀望一眼:“走吧。”

    程瑤瑤也職業性地埋頭緊跟保鏢,出去發現很安全后就放松姿態:“做人可以低調,做事賺錢要高調。”

    楊景行無奈:“高調不起來。”

    “別人開個影樓都想請我剪彩。”程瑤瑤還是小聲點:“孫經理知道我不會接就一口價一百八,差點談成了。”

    楊景行心系宏星:“孫經理沒自我檢討一下?沒跟上你的腳步,是我就報五百八。”

    程瑤瑤卻氣憤:“讓你做我不混了,傳出去別人說我把自己當什么了!”

    楊景行就換個話題:“楚曉彤呢?”

    “準備過年。”程瑤瑤煩惱:“我想盡辦法空出來幾天本來想陪我爸媽出國玩幾天,都不想去不肯去,過年就要在家里,還是老思想。”

    楊景行也不開明:“年就該在家過。”

    程瑤瑤是覺得:“整天待家里也挺無聊的……”

    甘凱呈真是大方,常一鳴車后座上是中外紅白擺成排了,楊景行聰明地把那瓶十八年白州留下了,不然等會要被人嫌棄飯菜不配。

    程瑤瑤又感嘆起自己以前是很不懂酒有什么好喝的,段麗穎的豪飲曾經讓她又驚又怕地以為想到那個位置就必須那樣喝,時光荏苒呀,現在自己睡前也會經常性地小酌一杯了,配上紅酒面膜聽聽輕音樂。楊景行對酒好像沒什么興趣和觀點,提醒小天后小心車。

    程瑤瑤也客氣伸手:“幫你提一個。”

    楊景行搖頭:“不用裝得那么像。”

    “裝什么?”

    “路人甲乙丙丁。”

    程瑤瑤笑得挺響亮:“再裹一個大媽頭巾……不是裝,鋼琴家的手不是很金貴嗎,除了彈琴什么都不能做?”

    楊景行搖頭:“沒那么夸張,不過有人喜歡形式講究。”

    程瑤瑤問制作人知不知道秦蒙禮代言了著名德國品牌,世界著名青年鋼琴家跟幾位超模一起拍的廣告大片在國內投放也挺廣,水準的確世界頂級了,而且據孫云宏估算代言費至少是兩百萬歐元起,程瑤瑤是想鼓勵也號稱鋼琴家的制作人:“我覺得你也可以呀,你比他帥多了。”

    楊景行都好笑:“比你漂亮的也不少,都可以當程瑤瑤?”

    畢竟女人嘛,程瑤瑤臉色不太好看了:“喜歡誰,幫你跟老板說。”

    國內正兒八經的女歌手好像還真沒有在相貌上被普遍認為顯著超越程瑤瑤的,楊景行一時間想不起來:“快點穿衣服。”

    還得一姐自己開車門拿衣服,程瑤瑤開始感覺到:“好冷呀,開下空調。”

    楊景行真無語:“不發動沒空調,穿上就不冷。”

    程瑤瑤爬上車了抱怨警告:“看一下,被拍了什么都編得出來。”

    楊景行明顯敷衍:“看了,沒人。”還是幫忙把車門推關上。

    程瑤瑤在車里搗鼓了得有四五分鐘吧,下車也就是多套了件大衣外加帽子墨鏡,她著重調整帽子角度:“好不好看?”

    楊景行點頭:“像剛出道的時候。”

    程瑤瑤沒當好話聽:“故意的是吧?!”

    “好看,走吧別讓老板等……”

    趕出地庫一看,根本不見張彥豪他們的人影。程瑤瑤氣不打一處來,制作人害自得己差點崴腳了:“你還用得著討好他們嗎?”

    楊景行嚴肅:“一姐不要亂講話。”

    “一姐……”程瑤瑤冷哼:“哎,你公司讓我入個股吧。”

    楊景行搖頭:“朋友之間不能做生意。”

    “朋友才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程瑤瑤鼓勵:“我信得過你。”

    楊景行慚愧:“那我更不敢拿你的錢冒險。”

    圈子里其實也有成功案例,程瑤瑤也很想體驗一下那種感覺,賺不賺錢不是最重要的,自己父母只會買房買鋪真的挺沒意思,而且今天也算考察了峨洋,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楊景行擺困難講道理,創業真是太多的艱辛和未知,錢雖事小,萬一搞得連朋友都做不成了才是大虧。

    散步著走到目的地也沒多花幾分鐘,程瑤瑤算是沉得住氣了,站在自行車亂放塑料凳子瞎擺簡陋燈箱廣告橫七豎八的街邊看著那幾乎就是一個餐館的所謂飯店,小天后還能強顏驚喜:“好懷舊的感覺。”

    一樓的小門臉只是前臺,雖然沒什么喜慶布置但也顯眼地說明了因包場暫停營業,閑散的門迎聽說來人是參加年會的就歡迎光臨樓上請,并不需要什么證明。

    樓梯上就聽見熱鬧了,程瑤瑤猜想:“女朋友幫忙打理這邊?”

    楊景行搖頭:“都是同事自娛自樂,公司窮你別嫌棄。”

    程瑤瑤摘下墨鏡:“我敢得罪如歌嗎?今天就來拜碼頭。”

    楊景行透漏:“我們更不敢得罪藝人。”

    “是嗎?”程瑤瑤不太信:“那你送我回去,不想麻煩老板了。”

    楊景行犯難:“今天不到半夜脫不開身,我求一下胡經理。”

    “算了!”程瑤瑤的一姐氣焰冒頭,不過馬上又想到有意思的話題:“如果結婚,你簽不簽婚前協議?”

    楊景行有點茫然:“沒想過……普通人沒這些煩惱。”

    程瑤瑤分享楚曉彤跟聽到的新八卦,去年國慶風光大婚嫁入富裕家庭準備享清福的著名女演員當時差點跟經紀人鬧翻……

    樓上還是有點氛圍的,飯店裝修本就過得去,員工們也用了很多不怎么花錢的心思。楊景行沒著急步入會場,站在入口先聽程瑤瑤把八卦講完。

    這飯館的營業面積不算小,大廳也有一百四五十個平方,平時大桌小桌地應該能擠下兩百多個座位,不過估計生意不是多好,不然不至于為了八桌總計才一萬兩千塊的飯錢就讓峨洋包全場這么瞎折騰。

    “肯定被騙了不少。”程瑤瑤也邊猜測邊觀察一下:“不然怎么都要再挺一段時間再接戲,太丟人了。”

    大廳里現在只有八張圓桌了,二三三布局,頭兩桌在那個簡陋的短t型舞臺兩邊,第二排中間那桌應該算是主位,宏星的貴賓們已經由兩位王總和趙古作陪就坐,付飛蓉只能站著,一圈人談笑風生。峨洋的年輕人們就比較亂,大部分都沒在座位上,東一堆西一群的鬧鬧喳喳,不僅不來迎接老板甚至都沒太多留意小天后。

    捕風捉影全靠猜的事情程瑤瑤還講得有滋有味,那邊高管們都張望幾次了,楊景行就提前總結一下:“騙子是挺多的,知人知面不知心,還是老朋友放心,今天好好聊聊。”

    楊大老板把小天后送上桌,一路上理都沒人理,程瑤瑤臉上的友好燦爛冷下去了,最后還是凌薇給個面子:“瑤瑤過來坐。”

    王成川也趕快站起來:“楊總陪客人,可以上菜了吧?”

    張彥豪似乎等不及明確自己才是真老板:“瑤瑤,這位也是王總,也是搞高科技的。”

    王建賢明顯沒合伙人那么熟練,但也盡力而為:“歡迎程瑤瑤,今天特別高興。”

    應該還沒聊幾分鐘,張彥豪就看出來了:“都很不錯的,楊總如虎添翼。趙古盼盼都記得吧?”

    《當年和殿堂》嘛,當時在場的人誰會忘記呢。程瑤瑤還看過成路的演出視頻,稱贊付飛蓉臺風很穩,也看得出很受歡迎,真期待專輯面市會造成什么樣的轟動。

    都挺親熱嘛,楊景行就叫劉軒過來。有了模特女朋友的劉軒依然積極饑渴,身為峨洋的首席全棧工程師得到跟偶像自拍的機會后歡喜得像個小孩。而且這時候同事們也不那么淡然了,有些人好像還羨慕劉軒呢,當著客人的面就爭搶他的手機。

    貴賓們看得哈哈好笑,程瑤瑤也大度表示可以多拍一些,楊景行畢竟要點臉不肯再麻煩一姐,正好龐惜也過來商量這就上菜免得耽誤大家時間了。龐經理這還是輕言細語說的呢,但是話音未落同事們就立刻行動起來了,兩位王總也事不宜遲,連躲在包廂應該是在準備節目的人都不需要通知。

    杜林是越看越喜歡:“都是些孩子。”

    甘凱呈取笑徒弟:“這里還有一個。”

    孫云宏嘩眾取寵:“瑤瑤也是個女孩子。”

    被龐惜邀到隔壁桌坐的凌薇似乎沒起意見,還回身講話:“楊總,有沒有東華大學的?”

    楊景行還不知道:“你是東華畢業?”然而峨洋目前除了王建賢之外并沒有211畢業生,更別說明德至兒子就讀的985了。

    黃偉亮不怕被嘲笑,信誓旦旦自己小學初中成績其實還不錯的,都是高中一不小心走偏了,而且那時候也沒這么容易上大學,不然自己肯定是個大學生。

    可能是發現也沒人tōu pāi自己,程瑤瑤膽子大了不顧形象地左顧右盼,還用膝蓋輕撞楊景行的腿:“美女不少。”

    楊景行簡直警告:“注意言行,氣質。”

    周沈建觀察角度挺新穎:“至少三分之一戴眼鏡,龐惜也戴眼鏡……”

    后廚出車了,真是浩浩蕩蕩,楊景行看情況站起來離開座位:“常老師胡經理往這邊動一動,那邊方便上菜,我去講兩句。”

    宏星人掌聲鼓勵,是該講兩句,目送楊景行跨步上半米高的舞臺。老板一上臺,龐惜就那么舉目一望,全場幾乎瞬間安靜。

    楊景行也不要麥克風,就站在臺沿上干說:“正式給大家介紹一下,首先是我的師父,甘凱呈先生。”

    全體熱烈鼓掌,連張彥豪都沒介意自己落后了,讓想仰躺在椅子上表示不屑的甘凱呈只得起身來揮手示意,并且顯現出了金牌才子制作人的氣質。

    楊景行歇了好一會才能繼續:“掌聲已經說明了甘先生的在峨洋的地位,我們很多同事對甘先生的成就都能如數家珍。上次倩池給大家講中國流行音樂發展史,甘先生被定義成是為中國改革開放后流行音樂大眾化商業化做出了杰出貢獻的重要人物,倩池的看法是至少國內前三……你臉紅嗎?”

    在哄笑聲中,甘凱呈風度翩翩地站起來,端起茶杯向四周微微致意,一飲而盡。

    師父又得到一片掌聲,臺上的徒弟就更不服氣了:“杰出貢獻?他明明賺了那么多錢……還俘獲那么多芳心,為什么還要說他做了貢獻?”

    笑聲中,馬屁精又一馬當先:“因為甘先生尊重歌迷也得到了歌迷的尊重!”

    甘凱呈風輕云淡幾乎不為所動,但是同事們都好驚喜,幾乎要鼓掌。

    楊景行肯定挺惱火,還是自己來說吧:“不管是作為音樂人還是作為峨洋的合伙人,我認為甘先生他們所做的貢獻,也是我尊重他們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幾乎是在零的基礎上開辟出來了一片非常廣闊而且很肥沃的音樂土壤,這片土壤是四零二扎根的地方,是成路扎根的地方,也是我們峨洋扎根的地方。”

    不光峨洋,宏星人也挺給面子地認真聽看著臺上呢。

    楊景行繼續:“過去的二十年如果沒有他們,現在的峨洋不會輕輕松松用戶過百萬,華年的服務器不會被擠宕機,四零二也不會在半年前挨那么多罵。”

    又是一片笑,龐惜都呵呵。

    楊景行不是開玩笑:“我師父這一代人,他們制作出優秀的音樂,培養了優秀的歌迷,挖掘優秀的音樂人,帶動行業發展。他們當然也從土壤中汲取營養,但是他們更不忘耕耘不忘施肥,這就是貢獻。”

    掌聲又起,杜林簡直激動,巴掌都拍到甘凱呈臉上去了。這小飯店里鬧得跟頒獎典禮一樣,上菜的的服務員也被舞臺分心,端著盤子不知道放下的。

    楊景行越來越熟練:“瑤瑤今天是意外驚喜,她是我們的同齡人,是我們第一代青少年偶像,很多同事初高中就開始聽瑤瑤唱歌看瑤瑤跳舞,而且她帶給歌迷的不僅僅是特定年齡的心理崇拜需求,她也用自己的努力和進取證明了青少年偶像也可以成長為實力歌手,也就證明了這片土壤的生命力。”

    掌聲中,程瑤瑤就是完全的頒獎典禮的特寫姿態和笑容了。

    楊景行似乎嫉妒:“歌手和制作人,他們得到的掌聲太多了,今天我想說的是真正的幕后,這片土壤上如果瑤瑤是鮮花甘先生是園丁,那是誰在遮風擋雨灌溉管理。首先介紹我的老板,宏星唱片公司創始人張彥豪先生。”

    掌聲也算熱烈,張彥豪這沒參加過頒獎典禮的人還真有點不適應,起身呵呵陪笑再對臺上表示無奈。

    楊景行馬屁拍得越來越順溜:“宏星唱片公司成立于一九九二年,二十年來,不管是在港臺流行音樂所向披靡的時候,還是在日韓偶像勢不可擋的時候,張先生帶領宏星堅定地立足本土,扎根在我們自己腳下,他遇到過的困難和挫折很多是我們今天難以想象的,但是張先生從來沒有動搖過,宏星就是在他這樣的信念下才能成長為一家受人尊重的公司。”

    似乎自己也杰出貢獻了,張彥豪笑中帶苦,這有外人有自己人,好像認也不是不認也不是。

    楊景行放過自己老板:“杜林女士,武明楊的老板,大家都可以叫她林姐……”

    杜林不等掌聲響起來就開嗓了:“大家好大家好,我想告訴大家,就一點,在峨洋跟你們楊總好好干準沒錯!”

    掌聲變成笑聲了……

    楊景行誰都沒拉下,站在足夠高度一個一個拍,說杜林作為經紀人在金錢和藝術之間的高覺悟抉擇,吹周沈建搞策劃宣傳時的高道德標準,捧孫云宏做業務的開拓進取,佩服黃偉亮仗義正直坦蕩磊落,連財務經理胡文雁也是高尚地默默付出熱心助人,常一鳴的自學成才并且在成為首屈一指的錄音師后還堅持鉆研先進技術的精神就更值得推崇了。

    宏星這一桌真是越聽越驚,宏星平時雖然不太正經但是也不會這么互吹呀,或者是楊經理原來真的這么仰慕他們?看起來還真不像開玩笑的。

    楊景行最后更是嚴肅總結:“這些前輩今天來到這里,也是想給我們鼓勵,是想給峨洋這顆小樹苗澆水施肥,我想說的是這不僅僅是他們的善意,也是他們能成功的原因,所以那怕還是一顆小樹苗,峨洋也要從現在開始就有一個理念,我們也要化作春泥更護花。好,最后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再次歡迎前輩們的到來。”

    宏星這桌的熱烈掌聲似乎是給楊經理的,等他坐下了還在拍呢,杜林鄭重點頭:“說得太好了,有水平,真正的老總做大事的!”

    周沈建早有先見之明:“我就說楊經理看問題就不一樣。”

    甘凱呈報仇:“明明是楊主任。”

    孫云宏看透:“很能激勵年輕人的。”

    胡文雁感嘆:“還是要多讀書,多接觸高級別。”

    張彥豪親自開酒:“來,我們先謝謝甘師傅。”

    程瑤瑤呵呵:“難怪不參加典禮,都沒你自己說得好聽……”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