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女生頻道 > 夢鏡傳奇 > 第二二五章 三豐之驚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二二五章 三豐之驚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哈哈,這個張四俠終于開竅了,很好!老祖宗,夢姐,這回他的誠意到了八分了吧?還有兩分,一分是膽怯,一要是期待!”太平公主一見,大樂。

    張三豐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小子不待見大元的憐元公主,所以,小寒自然不愿意教他劍法了,真是咎由自取!原因吧,肯定是雞腸狗肚的**病又犯了!

    果然,那夢鏡見了,大笑:“你這丫頭說得不錯,好了,四哥,請坐吧!哈哈,咱們就當沒事兒發生過,嘿嘿,寒兒,你怎么說?”

    “我無所謂啊,不過,這張四俠要學劍,最好的老師不是我,而是雨哥,嘿嘿,不是我的問題哈,而是他們之間的劍道更接近一些!我無端介入,反而不好!老祖宗,雨哥,你多指點一下你這師兄就可以了,就從你們的奪命連環劍開始,多用劍意,少用招式就可以了,哈哈!”小寒笑了。

    這回,任誰都看得出來,他是在指點兩人了!

    張翠山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老四哥的劍術沒長進,關鍵還是自己教授不得法,他沒找到竅門,所以,白費蠟燭了!

    見他們老是糾纏往事,俞岱巖已迫不及待了,立刻拔了長劍,就練了起來了!

    起初張三豐沒介意,以為只是小寒迫于他的死纏爛打,勉強教了他一招太極劍法,以慰其心!哪知越看越是心驚了:這太極劍法的劍意和自己最近悟出來的竟是暗合的,而且,似乎更高明一些!雖說只一招,但可以無限擴大化,似乎一招就是一套太極劍法了!這個小寒真是絕世劍手啊,教得也得法,一下,就使這俞岱巖踏入了一流高手的行列了,他實在太厲害了!

    張三豐一邊觀劍,一邊思考,終于,徹底服氣了,笑了:“劍神前輩,你這一招就讓岱巖打到無數招了,一招就是整套太極劍法的精髓,高明,太高明了!三豐遠遠不如也!”

    此言一出,所有武當門人都大吃一驚,包括宋遠橋、俞蓮舟等高手,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緊緊地望向小寒了。

    “嘿嘿,張真人客氣了,咱們還是喝酒最爽快!蓮舟,一會兒你也練啊,讓張真人也瞧瞧,哈哈,這太極劍法嘛,原創畢竟是張真人,他玩出來的,才是真正的太極,哈哈,我哪敢掠美啊?張真人,小寒和太平、梅兒、若蘭敬你,請!”小寒趕緊一飲而盡了。

    那三大美人也淺酌了一下,都是一臉笑意了!

    等俞蓮舟練劍時,又是另一番景:十多招太極劍法竟被他練成了一招,和俞岱巖不同的是,他的劍法變化更為多變、實用!

    如果說俞岱巖是一招吃天下的一招鮮,那俞蓮舟的就是招招可殺敵的必殺技了,太極劍法既可攻又可守,隨心情而動,動得巧妙、精彩,算起來,當然是俞蓮舟的境界高一些了!俞岱巖太樸素了,如果遇到絕頂高手不不靈了,非吃大虧不可。

    張三豐瞧得瞪大了眼睛,這是他從來未曾想到過的事情:他怎么把古相和靈巧整合到一起的?很顯然,如果是小寒練起來,自然又將是另外一種境界了,他更想看他練太極劍法了,那會是什么樣子呢?

    他不覺把目光轉向小寒了,小寒笑了:“嘿嘿,張真人,如果咱們要練太極,或者別的劍法,肯定不是一個人練了,哈哈,我們通常兩個、三個,甚至,n個人了,哈哈,總之萬劍歸一,哈哈!”

    “唉,‘朝聞道,夕死可矣’,哈哈,只聽小寒王子幾句話,再看蓮舟、岱巖的劍法,我就知道所謂劍神的含義了!好,好,好,如此,才是劍道的精髓!”張三豐再次嘆服了。

    張松溪已躍躍欲試了,拔了劍,笑了:“老五,輪到你教我了,咱們的奪命邊環劍怎么練?還有太極拳、太極劍,一樣都不能落下哈!”

    “張四俠,嘿嘿,這貪多嚼不爛,你先把奪命連環劍練好了再說!其實,任何劍法只要練到最高層次,都是一樣的!武學嘛,不外乎進攻、防守,進中有攻、攻中有守,就是高明的劍法!”小寒已提醒他了。

    張松溪聞言,不覺陷入了深思,好一會兒,才嘆了口氣,笑了:“知道了,多謝劍神指點!”這回,他再也不敢托大了,一臉謙恭狀。

    “嗯,哈哈,張四俠這個樣子才爽快嘛,哈哈,你說你平時什么啊?搞得自己二五八萬似的,像咱們都欠了你似的,多沒意思啊!”太平公主見狀,大樂,趕緊點評他了。

    張松溪聞言臉又紅了,張翠山趕緊笑著打招呼了:“太平丫頭,差不多了哈,嘿嘿,敬咱們四哥一杯嘛!”

    “是,是,是!老祖宗有命,咱們就敬張四俠一杯,哈哈,太平、梅兒、若蘭,一起來!”小寒樂了,趕緊先一飲而盡了。

    太平公主飲了酒,笑了:“張真人,你說我哥哥是不是最會幫人了?他簡直就是個馬屁精,哈哈,不過,我最喜歡,嘿嘿!”說完,得意地笑了,已靠在小寒懷里享受了。

    武當弟子見了,自然臉紅了,一個個趕緊埋下頭去了,有一個女弟子卻抬頭瞧了一上,又趕緊低下頭去了,似乎動心了。

    林雪梅一向最關心這種事情,見狀,立刻笑了,在太平公主耳邊一陣低語,她立刻驚訝道:“啊,真的?長得怎么樣?快叫過來侍候咱們!哈哈!”說完,得意地笑了。

    旁人聽了,自然又是大驚:她這是怎么了?

    林雪梅笑了,將那個女弟子帶過來,笑了:“公主殿下瞧瞧,這模樣如何,嘿嘿,只怕和咱們若蘭丫頭差不多吧?嘿嘿,張真人,咱們公主殿下瞧上這丫頭了,她得侍候我們主子了,你不反對吧?”

    “啊!不反對,不反對,清語,你就侍候這太平公主殿下吧!”張三豐趕緊應了。

    那宋遠橋聽了,有點不樂了:這怎么回事兒?莫非這一來就要將這派中最優秀的女弟子帶走了?可又不敢反對,臉色自然有點不正常了。

    太平公主一瞧,就知道他有想法了,笑了:“宋掌門不樂意?嘿嘿,這事兒嘛就由不得你掌門人做主了,咱們的原則就是我們看上的,就是我們的,哈哈!”說完,得意地笑了。

    “不敢,不敢!只要清語愿意,咱們就同意!”宋遠橋無奈地踢球了。

    那清語想也不想就說了:“我愿意!”

    原來,她在武當派輩分較低,一些男弟子早就對其愛慕了,有些人甚至想硬來了!這回,難得這太平公主瞧上她了,她當然愿意侍候他們了。

    “嘿嘿,好了,搞定!雨哥,這么好的美人兒你都沒看見嗎?便宜了我哥哥了,哈哈!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張翠山聽了,先是尷尬一笑,后就樂了:“嘿嘿,寒兒嘛,天下之至寶也,這丫頭能侍候咱們家寒兒,也是她的福分嘛,哈哈!”

    “哈哈哈哈!”眾人聽了,都大笑起來。

    “嘿嘿,咱們老祖宗就是痛快!好了,梅兒,你現在的任務就是指導這小丫頭,北斗七星步,先教會她,然后是梅花劍法,我瞧這丫頭學我們的劍法最爽快!若蘭,你該侍酒了,我哥哥還沒爽快呢!”太平已在吩咐了。

    楊若蘭笑了,趕緊斟酒了,那林雪梅則領著清語去練劍了,一臉喜滋滋的模樣,開心得不得了了!

    小寒見武當派的人都有點傻了,笑了:“咱們的北斗七星步和你們武當的梯云縱功夫是可以相通的,哈哈,你們可以看看,想練的,跟著走!”

    這回,連張三豐也開始注意她們的步法、劍法了,才看了幾眼,他就動容了:太神奇了,這幾乎就是渾然天成的劍術,與步法融合起來,完沒有破綻,似乎她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用不著防守,每一劍都瀟灑、飄逸、輕靈,甚至,已帶著說不出來的仙氣了!

    林雪梅的速度并不快,開頭她只是帶著那清語走,等差不多了,她就加速了,牽著清語的手,越帶越快了。

    “嘿嘿,哥哥,輪到你出手了,去吧,帶她飛升去,嘿嘿,在空中就完成仙基,哈哈!”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小寒也不含糊,樂了,立刻跟隨上去,牽著清語的另一只手,打了個眼色,和林雪梅帶著清語就踏空而去了,且越升越高了。

    那清語自然恐懼了,正想說話時,小寒已親了她一下,樂了:“丫頭,不準說話,咱們在跟你施功呢,用意念跟著我們走就可以了!什么也不準想哈,否則,我打你屁股!”

    那清語嚇得臉色一白,卻趕緊收斂心神,意念隨他們而動了,果然,三人的內息立刻就聯系起來了,將她帶向了更舒爽的境地了。

    等她“醒”來時,發現已在高空了,三人正坐在云上,推手之間,她的仙基已完成了初步的修煉,小寒正在欣賞她的嬌態。

    她頓時臉紅了,想說話時,已被小寒吻住了,只一下,她就倒在小寒懷里了。

    林雪梅樂了:“寒兒,適可而止哈,咱們是高空作業,必須有點節制,嘿嘿,別人瞧見了就不好看了!”

    “知道了,嘿嘿,你這丫頭也管主子的事兒了?嘿嘿,小心我打你屁股!”說完,小寒已左擁右抱了,一派甜美狀。

    林雪梅笑了,親了他一下,才說:“咱們該下去了,清語,你今晚就要侍候咱們寒兒了,明白嗎?”

    “是,奴婢知道了!”那清語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一臉嫵媚,又看呆了小寒。

    “哈哈,果然不錯,嘿嘿,太平、梅兒、若蘭,你們三個也不能少,哈哈,今晚我要玩兒個痛快!”小寒得意地笑了。

    林雪梅媚眼一拋,樂了:“是,咱們會侍候好寒兒的,只是,要憐惜這小丫頭哈,清語是初歡,溫柔點,嘿嘿!只不過,這回要羨慕死武當的那些弟子了,咱們清語一下就成了仙女了!”

    “啊,我成了仙女了?真的?”那清語似乎還不相信,一臉茫然。

    小寒笑了,輕打了她的屁股一下:“梅兒姐姐的話都不行?嘿嘿,該打!”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