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女生頻道 > 農門福女 > 第二百一十章 回靠山村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二百一十章 回靠山村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宋春花真的按照她說的那般,跟田大嫂拉遠了距離,雖然田大嫂人不錯,可是有這個一個拎不清,又對徐有承圖謀不軌的小姑子,就算她人再好,宋春花也不想跟她深交。

    田大嫂也明白這個道理,當天晚上回了自己的屋子,她就當著田家旺的面,將這一盒子銅板扔到了炕上。

    “你看田歌干的叫什么事?!人家徐家為人正派,不愿意跟田歌計較,我們走了,還幫我賣了一上午的酸辣面!在瞧瞧你親娘剛才說的那叫什么話?讓你給你妹妹討公道?你討什么公道?我告訴你說,人家徐家可不欠我們的!這日子你要是不想過了,趁早給我休書一封!老娘還不伺候了!”

    田家旺動了動嘴,囁囁的說了一句,“咱娘也是看田歌受傷了,正在氣頭上呢。”

    田大嫂指了指自己的臉,“你娘在氣頭上就給了我一巴掌!我當田歌為啥要跟我一塊出攤呢,還以為她是改好了呢,結果我是真沒想到,她一個沒有及笄的大姑娘,居然看上了徐家大郎!我這臉都給她丟盡了!你可能不知道田歌今天在大街上說的那叫什么話!她居然說,人家月娥是因為徐家大郎多看了田歌一眼,而懷恨在心!所以才故意推她的!天地良心!人家張月娥跟本就沒碰過她,甚至那碗湯都不是張月娥給她盛的!結果回來她就跟你娘說,人家故意給她盛熱湯,然后害她燙傷!這就是你妹妹!你娘還引以為豪呢,我都不惜的說她,你瞅瞅誰家的姑娘是這樣的教養?要我說,你娘就是那老鴇,把你妹子當窯姐養呢!”

    啪的一聲,田大嫂捂住自己的臉頰,“田家旺你打我?!我哪里說錯了嗎?你去窯子里瞅瞅去,那些窯姐跟你妹子像不像!我還就跟你說了,這日子你愿意過就過,不愿意過,咱倆趁早和離!閨女給我,你自己再找一個愿意伺候你老娘妹子,還愿意出去賺錢養家的人吧!”

    田家旺立馬就慫了,他有些手足無措的看著田大嫂,“秀娘,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娘她把我跟田歌拉扯大不容易,你就不能讓著她一點嗎?田歌馬上就及笄了,等她嫁出去就好了,到時候咱一家三口好好的過日子。”說完,田家旺伸手就像將田大嫂擁進懷里。

    可是田大嫂明顯還在氣頭上,她剜了他一眼,“我警告你,最好把你老娘給攔好了,人家徐家可不是好惹的!”

    田家旺卻知道,田大嫂這是消氣了,他頓時松了一口氣,整天在外面干活,他也累得很,回家之后還要應付親娘和媳婦之間的事情,更是讓田家旺疲憊不堪,所以遇到事情,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過了許久,田家旺就聽到他媳婦突然說了一句,“你干脆別去干你那個了,跟著我擺攤吧。”

    田大嫂這么說并不是突發奇想的,而是從昨天晚上就有這個想法了,可是她這酸辣面才開始賺錢,又怕說出來田家旺不樂意,雖說他干的那個累了點,但是每個月都有固定的進項,跟他那個相比,賣酸辣面畢竟沒有那么穩定,可是今天她準備的那些面條都賣出去了,這給了田大嫂信心,所以她才敢將這番話說出口。

    “那怎么行?我干的好好的,干啥跟你一塊擺攤去。”果然,田家旺聽到田大嫂這么說,反應十分的抗拒。

    田大嫂不說話,而是看向了炕上的銅板,她一劃拉,“聽聽這銅板的聲音,這還是我一天賺的。跟你一個月賺的差不多。”

    田家旺呼吸一滯,即便他內心在怎么大男子主義作祟,可是這銅板卻是實實在在的。

    “這,這真的是你一天賺的?”田家旺有些不相信。

    “那是當然,以后我決定,我賺的錢就不給你娘了,我們攢攢銀子,到時候盤一個小店,冬天賣酸辣面,夏天賣面皮,你覺得咋樣?”田大嫂將她的想法說給田家旺說,但是她那緊緊攥住盒子的手卻泄露出她內心的緊張。

    田家旺不知道,他這個給他生兒育女照顧老娘的枕邊人此時此刻其實是在賭,田大嫂在賭田家旺會怎樣選擇,若是田家旺沒有選擇她們這個小家,而是選擇了那對吸血蟲母女,那她也要有所取舍了!

    田家旺一臉詫異的看著田大嫂,“啥叫我娘啊,她也是你婆婆,也是你娘啊!”

    田大嫂眼中的希望一點點熄滅,她緩緩垂下頭,臉上露出自嘲的笑容,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啊……

    “不過你說的也不是不行,雖說我跟著你干有點丟人,可是我也得替咱閨女兒子考慮不是,咱家現在越過越窮,我知道現在委屈你了,田歌不懂事,我娘又偏疼她,可是過兩年田歌出嫁了,一切就都好了,以后咱們賺的錢你自己攢起來吧,反正給咱娘,咱娘也是留著給田歌當嫁妝,我這個當哥哥的沒能耐,可是也不能拿我媳婦賺的銀子給我妹子當嫁妝。這點事我還是明白的。”

    田大嫂猛地抬起頭,“你,你想明白了?”

    田家旺抹了一把臉,“當然想明白了,咱倆才是兩口子,我還有啥想不明白的?媳婦都要跑了,我還能陪著老娘過一輩子不行?我娘那么大歲數了,我說句大逆不道的話,估計也沒有多少年好活的了,等我妹子出嫁了,咱們就好吃好喝的供著她就行了,到時候出攤的時候,把咱家丫頭也帶上吧,咱娘這幾天肯定得照顧田歌,估計沒時間看顧咱家丫頭了。”

    田大嫂抹抹眼淚,她剛才真的抱著和離的心思說的那番話,若是田家旺真的選擇了他老娘和妹妹,那她真的敢抱著閨女回娘家,她有手藝,能賺錢,這就是底氣!她辛辛苦苦賺的銀子,養男人養孩子她樂意,給男人養老娘她也愿意,可是憑啥還要養小姑子?

    不過,田大嫂也不是個傻得,這酸辣面好吃的關鍵都在那辣椒油上,她只要把住了辣椒油的制作方法,就不怕被別人給學去了,就連田家旺她都防著呢。

    田家發生的事情,張月娥他們可不知道,因為宋春花發話了,他們家基本上不跟田家來往了。只不過,張月娥也終于見到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田家大哥,徐家自從不跟田大嫂一塊出攤之后,田大嫂應該也看出了徐家的態度,每次出攤,她都十分自覺的跟徐家隔著兩三個人,這樣里的不近也不遠,讓宋春花松了一口氣,她是真的不想在跟田家有什么牽扯了,因為她正琢磨著過幾天就回靠山屯看看。

    “娘,你回去干啥?在這府城待著多好啊,有吃的有玩的還能賺銀子。”徐苗有些不樂意的說道。

    “這府城再好也不是我家!你給我聽好了,我回家這陣子,你給我好好看著你大嫂,別讓她做重活,像洗衣裳做飯這種活,你能搭把手就搭把手聽見沒有?!”宋春花一臉嚴肅的說。

    徐苗一聽不讓她走,臉上的不高興立馬就沒了,“娘,我不回去啊?”

    “你回去干啥?讓你回去繼續瘋跑去啊?!你給我在這好好的照看你大嫂聽見沒有?”宋春花語重心長的說。

    徐苗撓撓頭發,“既然娘你這么擔心大嫂,干啥還回老家?在這里不好嗎?有您親自看著大嫂,您還能不放心?”

    “你懂啥?你也不看看你三嫂那肚子都多大了,用不了倆月就要生了,我能不回去看著去?”宋春花沒好氣的說。

    徐苗一拍頭,她在府城玩的樂不思蜀了,居然把三嫂給忘了。

    宋春花這邊私下叮囑徐苗,要好好照顧張月娥呢,張月娥見這兩天婆婆一直都神不守舍的,自己一估摸時間,也猜到了是這么一回事。

    所以,這天收攤之后,張月娥就讓徐苗背著那裝著銅板的盒子,拉著宋春花先去錢莊先將這些他銅板部都換成了銀子,然后就去了金店,讓宋春花挑一個小金鎖。

    宋春花一頭霧水的,“月娥媳婦你這是干啥?買金鎖干啥?”

    “娘,我估摸著三弟妹用不了多久就要生了,我這個當大伯娘的估計也回不去了,就想挑個小金鎖,讓您給帶回去。算是我給我未來大侄子的見面禮!”張月娥笑盈盈的說。

    “你咋知道是大侄子呢,萬一是大侄女呢?”宋春花奇怪的問。

    張月娥一頓,“要是大侄女也好,都說先開花在結果,閨女更是娘的貼心小棉襖,過兩年三弟妹再懷一個也不遲。”不過,張月娥心里沒說的是,她總覺得田如珠這一胎生的應該是個兒子。

    最后還是徐苗給挑了一個金鎖,金鎖的正面是個大胖娃娃抱著個小鯉魚,背面是個福字。看著圓滾滾的,重量不輕,看著也十分喜人。

    不止如此,張月娥又帶著宋春花和徐苗逛了半天,從吃的到玩的,甚至還買了一匹布料,都是給田如珠準備的,張月娥甚至還買了一個布老虎和撥浪鼓。滿滿的一大包都是給這個還未出生的大侄子的。

    又過了小半個月,宋春花和徐忠兩人漸漸的脫手不管,讓張月娥和徐苗兩人漸漸適應下沒有人幫忙,沒想到兩人適應的還挺好,收錢的盒子就放在那,張月娥提前將羊肉放到碗里,到時候直接給人盛湯就行了。

    看了幾天,宋春花終于放心了,走的時候她又叮囑了徐苗一番,一定不要讓張月娥干一些重活,徐苗這段時間已經聽了好多次了,恨不得耳朵都長繭子了。

    見徐苗聽的心不在焉的,宋春花嘆口氣,她也想跟老大媳婦說啊,可是沒有用!跟老大媳婦說了,老大媳婦也閑不下來!

    就算再怎么擔憂,宋春花和徐忠兩人還是踏上了回鄉的旅途,走的時候徐忠挑了兩筐東西,一筐是張月娥賣給田如珠和大侄子的,另一筐,有一半是種子,剩下的就是宋春花和徐忠兩人的行李。

    “行了,你們不用送我們了,過幾個月我們就回來了。”宋春花擺擺手,上了驛站的馬車。

    “我們走了,有承你得擔起一家之主的責任來,早晨早這點,幫他們把車推過去,不然東西太重,月娥和你妹妹都推不動。”一直沉默寡言的徐忠也叮囑道。

    知道自己要走了,徐忠放心不下,將那獨輪車換成了雙輪車,每天早上去擺攤的時候推著車就行了,不需要在分出一個人來挑扁擔了。

    當然,這推車的任務就只能交給徐有承了,誰讓張月娥和徐苗兩人都是弱女子呢。

    雖然,張月娥自認為,自己也能推得動那小推車,但是在公公和相公眼中,她還是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更何況,她肚子里還揣著一個呢,別說徐忠叮囑他了,就算徐忠沒有叮囑,徐有承也不可能讓張月娥自己推那車的。

    因此,即田家旺之后,大家終于見到了,那最讓他們羨慕嫉妒恨的人了。

    當初他們就有人開玩笑,說不知道誰積了八輩子德了,能娶張月娥做老婆,當時宋春花聽了,還深感認同呢,說他們家的祖宗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才能娶到張月娥這么好的兒媳婦。

    可是當他們見到那個積了八輩子德的人了,頓時就明白了,能娶到張月娥這么厲害的媳婦的人怎么可能是簡單人呢?從徐有承的通身氣度就能看出他定然不凡,最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

    張月娥指揮著徐有承將推車停到他們常用的位置,然后張月娥就趕徐有承走了,“你快走吧,別耽誤了去學堂。”

    徐有承卻并沒有聽張月娥的,而是先幫她將三個桶都拎下來放到張月娥能夠到的地方,然后又將小爐子打開,將火給她升上,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常來喝羊肉湯的食客就過來了。

    “老板娘,這就是你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相公吧?”

    ------題外話------

    我覺得田家旺這樣的人還挺多的,自己沒本事,但是極其會審時度勢,田大嫂在考驗田家旺,他何嘗又看不出來若是自己不答應,這媳婦就要飛了?媳婦走了,他知道自己娶不起媳婦了,而且,再娶一個不一定有這么賢惠這么會賺錢,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放田大嫂走。

    。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