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烏鴉嘴 > 第283章 爭羊(上)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283章 爭羊(上)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等到唐棠與燕楚狂一起回到住處時,翠花還在蒙頭大睡。

    燕楚狂與翠花、胖道士打鬧折騰了這些天,對翠花與吳德的脾氣秉性也了解了不少。

    不得不說,翠花這家伙雖然有些好吃懶做,卻不失為一位有骨氣的人。

    以燕楚狂的家世背景,自幼就見過太多腰桿挺不直的人。所以但凡遇見有骨氣的人,他都會報以最大的尊重。

    這也是翠花每每奚落他,他卻愿意讓著翠花的原因。

    二人回到客棧見翠花打著震天的呼嚕一直不醒,燕楚狂走到床邊掀開被子,在翠花耳邊大聲喊道:“喂喂喂,都什么時辰了,趕緊起床!”

    翠花依舊睡姿香甜、鼾聲四起,連個反應都沒有。

    看到這幅光景,燕楚狂嘿嘿壞笑了兩聲,彎下腰對著翠花的臉就是兩耳光。

    可翠花被扇了耳光之后,仍是沒有絲毫反應。

    燕楚狂無語了,趴在翠花的耳邊大聲喊道:“快起床!咱們該上路了!”

    翠花砸吧砸吧嘴,翻了個身,鼾聲又響了起來。

    燕楚狂對這頭不怕開水燙的死豬無可奈何。

    一旁的唐棠見到,放下手里的書朝翠花喊道:“趕緊把這燒鵝拿出去,別讓翠花聞到,不然他一個人就給啃光了!”

    “哪兒呢!哪兒呢!”唐棠話音剛落,翠花一個鯉魚打挺就從床上跳了下來,揉著眼慌張道:“哪兒有燒鵝?”

    一旁的燕楚狂驚掉了下巴。

    見燕楚狂正張嘴瞪著自己,而唐棠又在埋頭看地方志,翠花明白自己又被耍了。

    翠花氣勢洶洶走到唐棠面前,一把奪過唐棠手里的書,朝他咬牙切齒道:“死唐棠,你又騙我!”

    唐棠懶得搭理他,想把書奪回來,卻被翠花伸手躲過。

    翠花直接把書朝地上一扔,氣勢洶洶下了樓。

    唐棠無奈笑笑,從地上撿起那本從外面地攤上尋過來的地方州府志,翻到原頁繼續看了起來。

    燕楚狂站在一旁,望著與第一次見到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唐棠,對前方的漫漫長路充滿了期待。

    四人飽餐一頓之后繼續朝北趕路。

    一路上,互相看不對眼的燕楚狂與翠花硝煙不斷,你一句冷嘲熱諷、我一句綿里藏針,斗得那是滿地的雞毛。好幾次要不是有唐棠攔著,這兩個家伙早就干了起來。

    其實這對活寶能否打得起來,完全在于燕楚狂的忍耐力。因為每次都是燕楚狂不跟翠花一般見識、翠花在那里得了便宜還不依不饒。

    可問題是,燕楚狂每回都讓著翠花不假,可每回也都是他在主動挑事兒啊——

    “喂,打鐵的。”

    “叫你爹有事?”

    “……”

    “咋了?不叫了?”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哈哈,老子有啥不敢?來吧。”

    “兒子。”

    “……”

    “喂,打鐵的。”

    “放。”

    “……我出三百兩金子買你手里那把‘八哥’,賣不賣?”

    “不賣。”

    “……再考慮考慮唄?”

    “不賣。”

    “那我拿我的劍跟你換呢?我這把劍可是太宗皇帝當年賜給我祖父的,跟說書人故事里的尚方寶劍差不多,雖然不能上打昏君,可弄死幾個奸臣,也就手起劍落的事。”

    “盡吹吧你。”

    “換不換?”

    “容叔我考慮考慮。”

    “……”

    “……考慮好了沒?”

    “好了。我覺得拿一把破bǐ shǒu換你那把劍,雖然有點欺負人,可有傻子送上便宜讓我占,我干嘛不占?”

    “這么說,就是換嘍?”

    “可叔我就是不想搭理你。不換。”

    “……”

    四人打打鬧鬧且走且歇,不覺間已經走到祖龍山所在的潛龍縣境內。

    整個天南、嶺南二道都是天南郡王的藩地,因此天南王府quán bǐng極重。

    因為南疆本來就是老郡王燕英拓下的疆土,大唐王朝又不得不倚重燕家守衛南疆,所以天南王府quán bǐng極重。

    可以說,天南王府跺跺腳,整個南疆都會地動山搖。

    也正因如此,燕云亂才會說那些地位尤在他之上的“一字王”是“狗屁親王”。

    唐棠四人且走且停,不覺間已經由南到北、又由北到南將九州走了一個來回趟。

    這時,已是雨生百谷的時節。

    過了谷雨時節,就是晚春了。路上野草青蔥野花芬芳,三人一路欣賞著暮春美景,步子也比前些時日慢了幾拍。

    這天,他們來到一座小村子,在村子里遇到了一群人。

    這群人的中間還站著兩個人,正拉扯著一只母羊,吵得是一個臉紅脖子粗。

    翠花最愛看熱鬧,看到這一幕后飛也似的鉆進了人群里。

    燕楚狂、胖道士也緊隨其后擠進了人群。

    唐棠無奈,也跟著三個家伙湊了過去。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唐棠明白了——原來那兩個人在爭他們手里的那只母羊。

    二人都說羊是自己的,卻誰也沒法證明,在那里吵得不可開交。

    兩里有一人長得一臉橫肉、身體強壯。他指著另一個身材瘦弱的人嚷嚷道:“你這人怎么這么不害臊?羊是我家的,也是在我家里,你憑什么跑我家里來偷羊?你小子再這樣厚顏無恥,信不信我把你扭進衙門里,告你個私闖民宅、強搶民物之罪?”

    那個瘦子聽到滿臉橫肉的漢子的話,給他氣了個半死:“我丟了羊,在你家找到了,你不還我,還說我強闖民宅?我家小羊還在家里等著吃奶,你不還我母羊,我家小羊要是餓死了,看我不跟你拼命!”

    “你來啊!看我不揍死你個癩三!”滿臉橫肉那人擼起袖管就要動手,卻被圍觀的人拉開。

    “有理就說出來,別動手打人!”

    “就是,鄉里鄉親的,別為了一只羊傷了和氣!”

    旁邊圍觀的村民們七嘴八舌開始勸解。

    那個瘦子聽到眾人的話,氣的不輕:“你們一個個沒丟羊,站著說話不腰疼!”

    “你這李賴三說話怎么這么不講理?”旁邊圍觀的頓時不樂意了。

    “就是!”我們也是一片好心!

    “我去你們的好心!”李賴三氣的不輕。

    唐棠在一旁聽的明白,他走到燕楚狂身邊,朝燕楚狂耳語了幾句。

    燕楚狂聽到,雖然心中疑惑,卻還是朝中間那兩人走了過去。

    聽到唐棠的耳語,燕楚狂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他見唐棠微笑點頭,成竹在胸,也對唐棠點了點頭。

    燕楚狂大大咧咧走到人群中間,對那對吵的臉紅脖子粗的二人道:“你倆都說羊是自己的,可你們再爭,也爭不出個結果來,不如各退一步,讓我這個外人試試,能不能讓羊自己告訴咱們它的主人是誰,不知二位愿不愿意?”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