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軍事科幻 > 快穿之十生十世緣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是我的眼(46)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是我的眼(46)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詹奇摸到影兒衣襟上粘稠的血跡,大驚,“影兒,你這是受傷了么?”

    影兒瞧著他驚慌失措的樣子,雖然受了傷,但心里卻暖洋洋的,她拉著他的手,“不過一點小傷,無礙的。”

    詹奇肚子里有一百個問題想要問影兒,譬如大半夜的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飛雪血感應到了強大的妖力,她又是怎么招惹上了妖怪?可眼下的情境哪容得他多問?

    詹奇循著聲音聽去,那個妖怪似乎在罵著什么,罵著罵著,卻又哭了,詹奇渾身也散發著殺意,“你是何方妖怪?適才又說的什么,難不成我母親其實是死在你手里?“

    神知婆婆匍匐在地上,對著半空中的飛雪笛哭訴著什么,詹奇手一伸,召回飛雪笛,神知婆婆大叫道:“把青華公子還我,把青華公子還我!!“

    影兒道:“你一口一個青華公子,那青華公子是你何人?“

    神知婆婆似乎沒有聽見影兒的質問,只是哭著,鬼不鬼人不人的一張臉此時更是駭人,她喃喃道:“青華公子是我何人,是我何人?“

    猛然間向詹奇爬將過去,銅鈴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瞧著那飛雪笛,“公子啊,公子你說,我白桃兒是你何人啊!“

    影兒雙眸驟然一驚,白桃兒?!

    白桃兒是青華公子的隨侍,與青華公子形影不離,影兒也曾見過這白桃兒數面,印象中是個白白凈凈陽光燦爛的女孩子,按年齡推算,現在過去了數年,也不該超過二十六歲,如何便成了這副鬼樣子?

    神知婆婆苦笑著,“狐尊大人,你該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詹奇疑道:“怎么又出來個狐尊大人?“

    影兒低聲道:“她怕是瘋癲了,誰知道她講些什么。“她不敢再問什么,生怕順帶著神知婆婆說出自己的身份。倒是詹奇又喝問道:”你跟青華公子是何關系?“手中飛雪笛一指,”你當真害了我的母親?“

    神知婆婆陰測測地笑道:“你母親確實是死于我的蝎毒!“

    當年詹奇母親暴病,詹奇便覺得事情古怪,畢竟母親身體一向很好,即使是感染了惡疾,這病發作也該有緩到急,可其母卻如一朵牡丹,正好好地盛開著,卻突然凋零。詹奇得知自己母親死亡的真相,又悲又怒,“我母與你無怨無仇,你為何要害我母親?“

    神知婆婆呵呵冷笑,“無怨無仇?是她奪去了我心愛的青華公子,若不是她,青華公子現在還長青于世,如何會用自己全身的修為化了一只笛?“

    詹奇早就聽竹語說起過這青華公子化笛是為了保護心愛的女子,當時還有所懷疑青華公子是不是送錯了人,畢竟自己的母親與父親伉儷情深,又不愛交際,別說是男子,便是女眷認識的也少。何況他也查了青華公子的履歷,后者第一次造訪京城時,母親已嫁給了父親。

    詹奇怒道:“胡說,我母親根本不認識青華公子!“

    神知婆婆想是瘋癲了,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到最后十分的凄涼,“是啊,是啊,你母親并不認識青華公子,她或許都不知道自己生命中出現過這么個人物,可青華公子卻為她放棄了一切……”

    詹奇見神知婆婆三言兩語不說清楚,恨不得直接撬開她腦門看看里面裝的究竟是怎樣的一段往事?影兒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焦急,畢竟神知婆婆的情緒十分激動,萬一逼急了,反噬出來的妖力不容小覷。

    直過了許久,神知婆婆才緩緩道:“我其實是個半妖。”

    詹奇倒無所謂了,妖與半妖雖然有區別,但都帶著妖字,對他來說區別不大。影兒聽罷心里卻是一驚,原來這白桃兒卻是個半妖,青華公子何故將她帶在身邊?我與她見過數面卻沒有察覺出她半妖的身份,想來是青華公子隱了她身上的妖氣。

    這白桃兒的母親雖是人類,但父親卻是個蝎子精,兩人結合,后來其父情緒激動時妖氣迷蒙了心智,吃了其母,其父清醒后悔青了腸子,自盡而亡,余下白桃兒孤零零在地。

    白桃兒當時年僅七歲,父母的死亡在她心里留下了極大的陰影。村里的人們得知她半妖的身份,對她十分的警惕,孩童兒見著她便扔石頭扔瓦片,可謂是受盡了欺侮。

    半妖未催發妖脈前,與人類其實無異,但半妖的存在卻是一個極大的隱患,指不定哪天突然妖脈被催發將全村人都吃了。彼時村里養的家禽一個接一二的死了,雖然獸醫說是瘟疫所致,但村民全都推到了白桃兒身上,將白桃兒押去了縣府。

    陵國法律有一項是關于半妖的,大意是半妖未催發妖脈傷害過人,不得以妖處之。縣太爺讓天師查驗了,雖知這白桃兒尚未催發妖脈,但見村民眾口一詞,也不想節外生枝,便令人將白桃兒押去菜市場施以絞行。

    白桃兒十歲未到,本該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疼愛的孩子,卻連受打擊,她惶恐地窩在囚車一角,石塊磚頭撲天蓋地地扔來,她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么,為何人們一個個都想要自己死?

    她不斷往后蜷縮著,可在半丈見方的囚車躲無可躲,一塊塊石頭擊中了她的頭顱,鮮血直流,白桃兒喃喃叫道,“我不是妖怪,我不是妖怪,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對死亡的恐懼,竟然催發了她的妖脈,鮮血順著臉頰流進了嘴里,她渾身一個激蕩,本茫然驚慌的雙眸突然變成了詭異的黑色,一條蝎子尾伸了出來。

    白桃兒清醒過來時,她已在囚車外面,四下的驚慌失措地跑著,而她的手中則抓著一個人類,那人抖成了篩糠,“別殺我……求求你……救命啊……”

    原本氣焰囂張地叫喊著要殺她剮她的人現在就跪在地上向她求饒,四下逃跑的人臉上也全是恐懼。

    白桃兒心中沒由來一陣kuài gǎn,伴隨著這kuài gǎn的,是一種餓到極端的饑餒,腦海中一個聲音叫囂著,“吃了他,吃他了!”

    便在這關鍵的時刻,青華公子趕來了。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