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歷史穿越 > 我不是佞臣啊 > 第五二六章 大鍋熬菜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五二六章 大鍋熬菜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雖然親眼看到蒙郭勒津部的勇士站在城墻上,但達延汗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這怎么可能?

    千百年來,自從長城誕生的那一日起,這道城墻就是漢民與游牧民族的分界嶺,是漢民的堅固又脆弱的矛盾心理防線。多少漢家將士舍生為死,就是為了不讓游牧民族突破這里,進入漢民的疆域腹地。

    也因為這樣固定的認知,城墻上密密麻麻的蒙古勇士,才帶來了讓人驚詫莫名的震撼:是大明已強大到無所畏懼,還是他們的心胸就是那般海納百川?

    可無論哪一樣,都給三十萬大軍的士氣,帶來了極壞的影響。

    尤其,對于那些已品嘗到同大明貿易的部落來說,他們難免會想到:大明既然會如此厚待蒙郭勒津部落,豈不是也會善待我們?

    既然和平貿易、通商互市就能各取所需,為何非要血流成河,犧牲部落里珍貴的勇士性命?

    千里征討換來迎頭一棒,這不是達延汗想要的結果。

    他想要的,是一場華麗宏大的決戰,是‘滅此朝食’的輝煌,是一場戰爭換來自己在草原上絕對統治權!

    帶著這樣難以抑制的憤怒,達延汗忍不住駕馬上前,遙鞭一指火篩大罵喝道:“火篩!......背棄蒙古傳統的叛徒,至高無上長生天的棄子。”

    “先祖勇武的血液,難道已在你們蒙郭勒津部落冷卻?讓你們變成了這等懦弱無能,跟膽怯漢人一樣躲在城墻后的廢物?”

    言罷,達延汗振臂高呼,道:“若你還有一絲膽氣,出場與本汗決一死戰!至少,本汗會給你一個應得的謝幕。”

    這一聲來自草原可汗的叱喝,瞬間迎來了手下的一片響應。

    無數勇士舉起手中的彎刀,呼號應和,其他部落饑腸轆轆的勇士,也隨之被感染。整個長城下面瞬間成為一片怒吼的波濤,場面令人為之頭皮發麻。

    然而,正當城墻上蒙郭勒津部勇士,不知如何應對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奇怪的梆子聲,然后就是一隊隊的伙夫,抬著熱氣騰騰的大鐵鍋、帶著飯碗、筷子等物,從各個角樓的城梯來到了城墻上。

    緊接著,便是火篩很是羞澀、不情愿地拿著一個木制喇叭,在何瑾的催促下,才用盡全力力氣大喊起來:“說那么多廢話,有個屁用!打仗不需要先吃飯?......蒙郭勒津部的勇士們,咱先吃了午飯再說!”

    然后,整個戰場都凝固了。好像,每個人一下都不會思考了......

    這還是我們認識的那位驍勇善戰、勇武絕倫的火篩塔布囊嗎?——如此粗俗,簡直侮辱了戰爭的家伙,此時說出的話......簡直太對了!

    不錯,說來說去有個屁用,最后還不是要你死我活,打得腦漿子都出來?既然是打仗,當然是吃飽飯了才有力氣!

    一陣詭異的沉寂后,整條城墻上就成了歡樂的海洋。

    蒙郭勒津部的勇士和漢家將士們,一個個也都反應過來,拿著碗筷向城墻下的部落盟軍炫耀道:“這么遠都來了,還沒吃吧?.......要不,一塊兒來吃點?哦,忘了不行啊,咱們可是敵人。”

    “打仗就打仗,說那么多沒用的干啥?待灑家先吃上兩大碗,眼饞死你們再說!......”

    “哎呀,今天的伙食不錯......嗯,噴香!”

    就連何瑾也蹲在了角樓上,捧著一個粗瓷大碗狼吞虎咽起來,邊吃還邊大聲言道:“在大明的食譜菜系中,你會發現熱鬧人多場所的地方,最常見的就是熬菜。庖廚偏愛的原因,是它制作簡便,量大管飽,還極易吸收食材的滋味。”

    “這一鍋的熬菜,選用了北方地區常見的大白菜為主要食材、搭配冬菇、冬瓜、豆腐和菠菜......最主要的是,它還葷素均衡,選用蒙古最原生的羊肉,肉質極為鮮嫩。”

    “甚至為了精益求精,還添加了漢家百姓精心腌制的豬肉火腿。再配上多種調料,慢慢烹熬,才制作出一鍋湯鮮味美、讓人食欲大開的菜——這不僅僅是一鍋菜,而是華夏民族辛勤勞動、經驗積累的結晶。”

    當然,何瑾山寨版舌尖解說,不太可能通過數萬、幾十萬人的嘈雜呼喊聲中,傳入沒個部落聯盟耳中。

    但是,城墻上士卒們大快朵頤的動作,部落勇士都看得見的啊。還有那隨著風飄來的香味兒,更讓他們無法拒絕!

    縱然是三十萬大軍的恐怖戰爭機器,可組成的單元也都是人。是人就會餓,餓了看到別人吃得那么香,就會嫉妒、羨慕、憤怒乃至怨恨的!

    沒錯,大老遠餓得前胸貼后背跑到這里來,談什么蒙古傳統、先祖勇武的血液,比得上一碗大鍋熬菜來得香嗎?

    尤其城墻上還有軟香的饅頭管飽,嫌味道有些咸了,再喝上一碗溫熱解膩的茶水......簡直就是慘絕人寰的心理打擊!

    “火篩!......只是數月不見,想不到你已變得如此厚顏無恥!”

    達延汗簡直被氣得臉色發青,恨不得一聲令下讓勇士都沖上去,砸了那些鐵鍋,奪了那些人的飯碗,美美地......不行,不能再亂想了。

    可眼下的情況,自己部落大軍長途跋涉趕來,早上的飯食早就在肚里消耗干凈。如今營盤未扎、將士腹餓,攻城器械更沒齊備......

    他唯一能做的正確決策,就是痛罵火篩一頓,然后安營扎寨、埋鍋造飯。否則,勇士們嘩變雖說不可能,但士氣會持續不斷跌落,質疑他這個可汗的智慧和能力!

    然而,就在還沒想好下一句痛罵的詞語時,火篩已放下了碗筷,然后還喝了一口茶,咕啦啦地漱了漱口。

    隨即,刺激到眉梢突突亂跳的達延汗,忽然聽到大聲厲喝道:“休要再挖空心思,說那些個沒用的!”

    “身為蒙郭勒津部的旗主,我只知道讓部落的牧民過上好日子。大明朝威德如海,準許我部落通商互市,只愿兩族和平共處,化干戈為玉帛......”

    “兩族已打了上百年,犧牲了那么多性命,最終又為了什么?如此幅員遼闊的中原大地和廣袤草原,還容不下兩族共存?”

    “難道非要用血和火,將一方徹底征服消失才甘心?這一切,除了滿足你的野心之外,還能留下什么!”

    一番力竭的嘶吼,道出了蒙古底層勇士內心深處的渴望。

    仇恨和征服的確會讓人向往,可大多數人卻不會為此豁出性命。尤其,在看到和平解決的方式前提下。

    理屈詞窮的達延汗,給不出一個答案,只能繼續無理痛斥:“火篩!......你這個叛徒,不配為高貴蒙古勇士的后裔!”

    “哼,你要戰,我便戰!”火篩卻猛然一擺手,喝令道:“勇士們,準備放箭!”

    一瞬間,城墻上吃飽喝足的部落勇士,都在城垛望口探出了身形,將手中弓弦拉至滿月。一排排連綿不斷的冷幽箭頭,反射著正午的陽光,那般刺目令人心悸......

    氣急敗壞的達延汗,當然明白不能在立足未穩前,胡亂下令攻城。

    咬牙切齒間,只能恨恨一揮馬鞭下令道:“撤,先安營扎寨,再埋鍋造飯。待明日與叛徒決一死戰!”

    頓時,如汪洋大海般涌來的人潮,又如退潮般緩緩離去。

    可沐浴著陽光的何瑾,卻懶洋洋地又托起了下巴,輕飄飄地向火篩問了一句:“又是安營扎寨,又是埋鍋造飯的,你說還有多少人,留心思顧著巡梭警戒?”

    剛從丟臉陰影中走出的火篩聞言,身子驟然一緊,當即目光灼灼地盯向何瑾:“你是說?......”

    “客地作戰,又部署統調不一,而且軍心士氣遭受迎頭一棒......”

    何瑾這就陰森森地奸笑了起來,道:“最主要的是,我們都吃飽了,他們還餓著肚子。試一下能偷襲就打,不能打也能從容逃回關內嘛。”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