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都市言情 > 蘆笙舞的傳承 > 0187、一把老蘆笙(2)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0187、一把老蘆笙(2)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0187、一把老蘆笙〔2〕

    一把老蘆笙在仰亞的包里,肯定比其他的東西看著顯眼。因為蘆笙本來的長度,再加上特制的長型的包,一看就與其它的包不同。內行人一看就知道,這里面裝的是樂器,而且就是蘆笙。

    而就算是蘆笙,怎么就能讓寅虎的爺爺產生這么大的反應呢。是寅虎和仰亞聽說的爺爺曾經是制作蘆笙的高手嗎?

    其實,關于爺爺會制作蘆笙的傳說,也已經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就連寅虎,好像也只是聽說過,從他出生、懂事一下到現在,他根本就沒有看到過爺爺制作過蘆笙,甚至沒看到過爺爺做與蘆笙有關的任何事情。

    而且,很多時候,在家里,只要有人提起與蘆笙有關的事,爺爺總會找著各種借口離開。就連十幾年前,寅虎在學校里想跟著仰亞老師學吹蘆笙跳蘆笙舞的事情,傳到爺爺的耳里后,是爺爺一直反對寅虎吹蘆笙的。

    現在,可以想象得出。當時,爺爺為什么要反對寅虎學蘆笙了。而這么多年來,爺爺一直反對家里人吹蘆笙跳蘆笙舞。而且今天看到這把老蘆笙時做出這么大的反應。

    這到底又是為什么?!

    其實,爺爺根本就不是客氣,像他這么大年紀的老人,也沒必要有客人來,他就忙著幫客人接什么包一類的。

    至于今天的反應,他是從仰亞他們開始從馬車上下來,仰亞隨手拿下來的那個‘行旅包’吸引了他。所以,他才趕了過來,向著仰亞伸出手來,想要拿過去看看。是仰亞他們誤解了爺爺,以為爺爺要過來幫他們提包呢。

    仰亞有意識的客氣著,這更讓爺爺感覺到這里面有什么。他也更加緊地抓住了仰亞的旅行包。

    “你、你、你這包,給、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說著,手里緊緊地抓住包不放。

    這倒把仰亞弄得不知道該怎么好了。是放手給爺爺不是,直接從爺爺的手里搶回來也不是。

    這時,寅虎走了過來,看到了這一幕,也覺得有些奇怪。

    以前,不管是誰來,爺爺都沒有這么‘熱情’地說是要主動給客人接包的。今天爺爺這是------

    寅虎走過來,說

    “爺爺,那是仰亞老師自己的包,他自己拿就行了。就不用你幫著拿了。”

    可是,爺爺根本就沒有想要放手的意思。

    寅虎只好走過去,伸出手,準備把包拿過來。可是,爺爺看到寅虎也過來要跟他‘搶’包后,手里抓得就更緊了。

    “你是誰?你、你這包是從哪里來的?”

    爺爺緊緊抓著包,直問仰亞。

    “這、這個,是我從家里帶來的。”

    看著爺爺一直抓著裝著蘆笙的包不放,仰亞只好先放了手。爺爺拿到了包,轉身就朝著家里走去,也不管后面的仰亞以及自己的孫子寅虎了。

    “仰亞老師,沒事的,我爺爺已經八十多歲了,有時候也會這樣。”

    說著,寅虎帶著仰亞兩人走進了家。在客廳里坐了下來,寅虎給兩人端了水過來。就著家里以及路上的事情聊了起來。

    卻說爺爺拿起了仰亞的行旅包,并不來到客廳,而是直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迫不及待地就打開了仰亞的包,拿出那個已經發黃發黑的木盒。然后非常熟練地把盒子打開來。

    里面,就是那天仰亞在家里,當著國外專家以及上面來的領導們打開的那把發黑發亮的老蘆笙。

    仰亞之所以背著這把老蘆笙一起過來,不管是在白竹莊還是來到這里,他的一個目的就是能不能找到有認得這把蘆笙的人,能不能仿照這把蘆笙的樣子,制作幾把二十四管蘆笙,甚至是三十六管蘆笙。

    剛開始,爺爺從他手上要走蘆笙,仰亞有些奇怪,過后一想,也許寅虎的爺爺真的會做蘆笙,他才會對這把老蘆笙這么的感興趣。現在,仰亞反而不急了,就讓爺爺一個人再好好地看看,說不定,他的目標〔制作幾把高檔蘆笙〕就能夠實現。

    幾個人在客廳里也聊了有好一陣子了。可是,還是沒見爺爺的房間里有什么動靜,沒看到他把蘆笙送出來,也沒有聽到他叫人進去拿蘆笙。

    這樣,首先是寅虎覺得有些尷尬,雖然爺爺現在是老人了,在家里,很多事情,家里人也是讓著爺爺,老人如小孩嘛,有點任性也很正常。

    可是,今天這事,就有點不同了。畢竟,那把老蘆笙還是仰亞老師的東西。今天第一次到自己家里來,爺爺就搶上人家的東西抱著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去了,而且好長時間都還不舍得送出來。

    寅虎也不好怎么跟仰亞兩人說。所以,說了一會兒話,寅虎找一個借口,起了身,打開發爺爺的房間。

    可眼前一幕卻更讓寅虎吃驚。

    爺爺竟然打開了仰亞老師的包,并且把里面的東西〔蘆笙〕取了出來。現在,爺爺把仰亞老師的那把老蘆笙抱在了自己懷里,像一只木偶一樣呆呆地坐在了那里。就連寅虎進去,他都似乎沒有察覺一樣。

    “爺爺,爺爺,你在干嗎啊?”

    沒有反應。寅虎又朝爺爺靠近了些。

    “爺爺,爺爺!”

    爺爺還是沒有反應,寅虎卻看到了,爺爺緊緊抱著那把老蘆笙,兩行老淚,已經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而且不是一點點。

    看來,是流了好久了。

    “爺爺,你、你,你這是干啥啊?”

    聽到寅虎的聲音,仰亞和另一個蘆笙手也站了起來,朝著門邊走來。也看到了爺爺的這一幕。

    仰亞和另一個蘆笙手,也因為爺爺抱著那把老蘆笙流淚而感到奇怪。

    “寅虎,沒事,就讓爺爺再看看吧,沒事的。”

    仰亞看著爺爺的樣子,也不忍心從爺爺手中把蘆笙要過來。才對寅虎這樣說。

    可是,聽到仰亞的聲音后,爺爺卻好像清醒過來了。

    “阿虎〔寅虎〕,你叫那兩個人進來吧,我有話要問他們。”

    “嗯?好!仰亞老師,你們兩個也進來吧,我爺爺叫你們呢。”

    這樣,仰亞和另一個蘆笙手也走進了寅虎爺爺的房間。圍著蹲在了爺爺的身邊。

    “你們倆,誰是寅虎的老師?”

    “我是,爺爺,我是寅虎當時的老師,我叫仰亞。”

    “啊,這把蘆笙是你的嗎?”

    “是的,是我從家里帶過來的。爺爺,你看這蘆笙有什么問題嗎?”

    “這把蘆笙是你家里的嗎?還是------”

    “啊,這把蘆笙本來不是我家的,是------”

    “不是你家的?是、那是從哪里來的?你告訴我,快點告訴我。”

    說這話的時候,爺爺的聲音也好像大了起來。似乎是有些生氣,心情也過于急切。

    “聽我爺爺說,好像是他的一個朋友------”

    “一個朋友?是一個朋友的?什么朋友?”

    “好像是一個戰友吧。”

    “戰友?你再好好說說,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聽到這里,仰亞、寅虎等幾個人都聽得出來,這已經不再是一個老人對于一把普通的蘆笙、只是熟悉那么簡單的事情了,也許這把蘆笙后面藏著什么爺爺知道的秘密。

    關于這把老蘆笙的故事,在仰亞還在很小的時候,爺爺好像無意識地告訴過他,但那已經是好些年以前的事情了。仰亞也只是模糊地有些記憶。

    后來,就只知道這把蘆笙是家里誰也不能亂動的東西。就算是小時候調皮的仰亞,家里其他的東西,他都可以動,就算是‘動’出了事,阿爸阿媽要揍自己時,總有爺爺在為自己護著。但是,唯一有這把蘆笙,是連仰亞也一點不能動的。

    記得有一次,也就是仰亞剛剛學會吹蘆笙不久,他很好奇這把放得很好的這把蘆笙,為什么爺爺就不能讓大家吹,他自己也從來沒有拿來吹過。出于好奇,有一天,仰亞趁著大人不在家,他翻箱倒柜地把這把蘆笙找了出來,湊在自己的小嘴巴前一吹,那聲音,比起當時小仰亞吹的兒童玩具型蘆笙要好聽得多。

    可是,事不湊巧的是,他剛剛吹響,就被從外面干活回來的阿爸和阿媽發現了。阿爸不由分說,揪著仰亞屁股上就是幾大巴掌。阿媽沒有勸,幸好調皮的仰亞掙脫阿爸的大手跑了。

    等到晚上爺爺回來,仰亞才敢回家。

    本想著一向‘護短’、愛自己寶貝孫子的爺爺會護著自己,應該不會再被阿爸揍了。可是,這一次,等阿爸把仰亞在家干的‘壞’事告訴爺爺后,仰亞第一次捱了爺爺的揍。在中午阿爸揍過、還在發燙發辣的屁股上又捱了兩巴掌。

    從此,仰亞再也不敢動家里的這把老蘆笙。

    后來,再大一點后,爺爺才把這把蘆笙的來歷告訴了仰亞。

    今天,看著寅虎家爺爺的樣子,像是與這把老蘆笙、這個故事有一點聯系,仰亞才又把爺爺告訴給他模糊的記憶向寅虎的爺爺講了出來——

    當年,爺爺還在年輕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么部隊來到這里招兵,與其說是招兵,還不如說是抓兵。就這樣,這一帶好些年齡跟仰亞的爺爺差不多大的男孩〔也就十幾二十幾歲的孩子〕,就這樣被匆匆帶走了。

    那一次,這一帶,一共帶走了有五六十個孩子。

    跟著那支部隊走走停停,停停打打,也不知走了有多遠,也不知道在這個過程中打了多少次仗。結果,五六十幾個男孩,死的死,散的散。最后,剩下十幾個孩子一直走到最后。

    有一天夜里,這支部隊又急行軍來到一個地方,也是剛剛打過了一仗,但是,又打輸了。又有兩個他們的同伴被打死了,還有幾個雖然沒有死,但也不知道走散到哪里。

    現在,這里就剩下五個同伴。

    可是,歇了沒多久,當官的又來通知,馬上又要準備行軍了。

    這時,不遠的地方,又聽到了隱隱的qiāng聲。這幾個男孩知道‘急行軍’將意味著什么。

    幾個男孩當中,有一個年紀稍大一些的,從仰亞的爺爺看到他的那一刻開始,他就背著一個與別人不同的‘包’。

    后來,他才知道,那包里就是兩把他一直喜愛的蘆笙。是他從家里背出來的。這們哥哥曾經在無意識中說過,無論如何,就算是他自己犧牲了,他也要把兩把蘆笙保護好。

    那時,仰亞的爺爺還不會吹蘆笙。后來,有幾次,他偶然地聽到了這位稍大些的哥哥,吹了幾次蘆笙。那動聽的曲子馬上吸引了仰亞的爺爺。所以,從那以后,仰亞的爺爺就和這位哥哥很親近,總是喜歡跟他呆在一起。

    就這樣,仰亞的爺爺也學會了吹蘆笙。

    可是,沒過多久,上面的一個命令,仰亞的爺爺和這位哥哥就要被分開到兩個不同的部隊去了。

    仰亞的爺爺舍不得這位哥哥;這位哥哥也知道,這位‘弟弟’已經很喜歡吹蘆笙了,也和他自己一樣,也離不開蘆笙了。

    就這樣,這位哥哥就把自己一把心愛的蘆笙留給了仰亞的爺爺。他唯一的要求就是,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護好蘆笙,等到仗打完了,他們再一起帶著兩把蘆笙回家。

    當然,仰亞的爺爺也知道,這位哥哥曾經說過,就算是他死了,他也要保護好自己的蘆笙。現在,大哥哥把其中的一把蘆笙交給了自己,他在自己的心里對哥哥發誓。他也要像哥哥一樣,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一定要保護好蘆笙,然后,等仗打完了,回家,再把蘆笙完整地交還給這們位大哥哥。

    從那以后,仰亞的爺爺就再也沒有了這位哥哥的消息。同樣也沒有了另一把蘆笙的消息。

    后來,仗打完了,仰亞的爺爺回來了。他背回來那把蘆笙。可是,不管從哪個方面去打聽,都沒有打聽到那位哥哥的消息。

    又過了好些年,才知道那位大哥哥,在與他分開不多久,就在一次戰斗中犧牲了。在他犧牲之前,他仍然緊緊地抱著那把蘆笙。是他身邊的一團火,一直把他的衣服以及那把蘆笙燒得只剩下幾個小竹管。

    直到這個時候,仰亞的爺爺也不知道這位大哥哥,到底是哪里的人,家住在哪里。

    仰亞的爺爺本想著總有一天能找到那位大哥哥的家人,然后再把這把蘆笙交還給他的家人。所以,在沒有找到他的家人之前,仰亞他們全家幾代人,在爺爺的一再叮嚀下,一直寶貝似的珍藏著這把蘆笙。

    這一次,要不是國外專家以及上級領導一再地給仰亞開導,一再地希望他能夠在蘆笙及蘆笙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申報中強調,對這樣的民族文化一定以深入挖掘,找到最為珍貴的文化精華,并加以傳承和保護。仰亞打死也不會想要把這把非同尋常的蘆笙帶出來。

    聽到了仰亞關于這把老蘆笙的‘傳說’后,寅虎的爺爺早就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早就已經趴在蘆笙上,又一次老淚長流。

    直到聽到仰亞把整個過程講完。

    爺爺才說

    “你們知道嗎,那個把蘆笙交給你的,就是我的哥哥,也就是寅虎的大爺爺。這把蘆笙,就是當年我哥哥帶走的,也就是我們家的。”

    。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