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都市言情 > 望族閑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徹底厭棄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三百六十九章 徹底厭棄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夫妻這么多年,她自問對吳牧原很了解,此刻也猜不透吳牧原的想法。早知道她就等他一起回京城,遇事也有個商量的人。罷了,不去想了,吳悠悠已經出嫁了,再去想這些,也是徒增煩惱,只是在看顧廷菲的神色越發的冷淡。顧廷菲絲毫不理會程姝投射過來的目光,她還是跟方如煙說著話,等宴席結束了,顧廷菲和方如煙兩人去了院子說會話。

    她管著中饋沒錯,但不代表顧廷菲要在門口送客,迎賓客已經很累了,她的腰酸疼無比,得回屋里躺著歇歇。方如煙噗嗤一聲笑出來,“你呀,這才一會的功夫,你就受不了了。”

    “方姐姐,你可別打趣我了,真是累了,你瞧瞧,我這張臉都瘦成什么模樣了。哪里像姐姐,在齊國公府的日子舒坦無比。”顧廷菲含笑著盯著方如煙。方如煙:“。。。。。。”她哪里日子舒坦無比了,分明顧廷菲就是胡攪蠻纏,拿她開心罷了。姐妹倆熟悉了,自然不會跟對方計較,也不知怎么的,顧廷菲又再次問起齊豫的情況。

    方如煙略微愣怔,隨后低聲道:“妹妹,我竟不知道,你對他如何關心?”面色鎮定,絲毫看不出打趣的意味。顧廷菲問出來,就恨鐵不成鋼的閉上眼睛,她真是腦子抽風了,才會問出這樣的話來。別提有多煩人了,于是只能硬著頭皮答道:“我這不是關心姐姐,合適齊豫回府了,姐姐便不得安生了。”笑著眨眨眼,似乎再說,方如煙懂她的意思。

    齊豫不在府上,方如煙的確很安定,每日只要忙著中饋,其他根本就不用操心,不去伺候齊豫,想著他的喜好,日子如此過著,似乎也不錯。顧廷菲輕看了方如煙一眼,頗為羨慕,不知道何時她也能跟方如煙一般,如此灑脫。殊不知現在她就跟方如煙一樣了,同樣管理府上的中饋,夫君都不在身邊,隨著周維去了江南。

    方如煙搖搖頭:“這段時間并沒有給我來信,那小侯爺呢?”齊豫跟程子墨在一起,只要有一方來信,另外一方肯定沒事。顧廷菲眨眨眼,搖頭道:“沒有。”沒必要瞞著方如煙,程子墨自從離開,就只給她留下一封書信,其他再也沒有了。

    該死的程子墨,偏偏喜歡讓她擔心,寫封信報平安又能如何,福安郡主好幾次問起她,她都回答沒有,明顯聽到福安郡主的落寞,可那又能如何?程子墨不寫信,總不能忽悠福安郡主,這樣的事顧廷菲不愿意做,當然顧廷菲也有她的小心思,告訴福安郡主,她的兒子根本就不往家里寫信,報平安。回頭等程子墨回來的時候,少不了被福安郡主訓斥,光是想想顧廷菲就覺得心里舒坦。

    春珠急沖沖的跑進來,輕聲道:“少夫人、齊少夫人,周大人一行快要出城了。”這還是顧廷菲再三叮囑春巧和春珠,一有周奇大軍出征的消息就立刻告訴她,她想去送送周奇。

    周維一行人去江南的時候,匆匆而去,她根本就不知道,更沒有機會送別他們,可周奇就不一樣了,這位皇叔幫助了周維很多,當然對她也幫助頗多,能隱瞞她的死訊,讓青幽代替她嫁給蘭國的攝政王,對她而言,已經是天大的喜事了。

    其中周奇必定承擔了很多不被眾人知曉的壓力,顧廷菲很高興有如此有擔當的皇叔,為他驕傲。加上此次出征福建,少則一年半載,多則三年五載才能見到周奇,顧廷菲想在臨走前送送他,見他最后一面,哪怕不能說上話,也是可以的。顧廷菲騰的站起身,對著方如煙告辭,卻沒想到方如煙笑盈盈的說道:“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方如煙也要去,不會跟她一樣的想法,沒有機會送別齊豫?呸呸呸,她在想什么,遺憾什么,程子墨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坐上馬車,聽著車廂外此起彼伏的人群歡呼聲,便知道這一次周奇出征福建,那是帶著千萬百姓的希望而去。百姓們期待安居樂業的日子,誰都不希望打破了這份得之不易的平靜。

    福建多的失守,琉球國思謀已久,蓄勢待發,黎國要想阻擋琉球,收復失地,怕是沒那么容易。到了城門口,顧廷菲和方如煙兩人互相牽著手,下了馬車。她們兩人身份尊貴,身邊自然少不了小廝和丫鬟們貼身保護,周奇騎著馬,在人群中威風凜凜,顧廷菲望著他熟悉的容顏,心底的自豪感冉冉升起,這是黎國的將士,此去福建,必定能收復失地,守護黎國的沿海之地。

    驀得,顧廷菲和周奇四目相對,沒想到顧廷菲今日會來送信,周奇勾唇淺笑,很快便收回了目光,一聲令下,浩浩蕩蕩騎馬領著士兵們出發了,帶著京城百姓們的期待和祝福離開了。

    許久,人群散去了,顧廷菲和方如煙對視一眼,“走吧,姐姐,我送你回府。”兩人準備離開之際,面前出現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霍成揚,這個時候他怎么會在這里?霍成揚微挑眉梢:“程少夫人,別來無恙。”他很想叫顧廷菲的閨名,廷菲,好像叫廷菲的時候,他眼前浮現了周明菲熟悉的身影,她們的閨名中都帶有菲這個字,莫名的讓他覺得親切和溫暖。

    方如煙從避暑山莊回來后,聽身邊的嬤嬤提起過顧廷菲曾經跟霍成揚的事,聽說他們倆在拜堂成親的時候,被顧廷菲和程子墨聯手攪合了。如今她似乎從霍成揚的眼中看出對顧廷菲濃重的不舍,兩人都各自成婚,顧廷菲在她面前從未提起過霍成揚,想來對他應該沒有感情。

    上次在避暑山莊,她只見過程子墨一面,明顯感覺到他對顧廷菲的疼愛,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而是從他溫柔的神情中看出來。面上鎮定自若,方如煙站在顧廷菲身邊,陪伴著她。

    顧廷菲勾起薄唇:“托霍大公子的福,一切安好。”當初她跟霍成揚拜堂成親的時候,差點兒就要扳倒霍家,可惜太后和霍光義這兩只老狐貍,根本沒那么容易對付,最后打草驚蛇,連明王妃的命都搭進去了。

    霍成揚還想說什么,身后來了一位青衣小廝,貼在他耳邊嘀咕,靠的這么近,顧廷菲和方如煙也聽不到到底是什么?只見霍成揚臉色微變,隨后看了一眼顧廷菲,“程少夫人,告辭。”便急沖沖的離開了。

    望著他離開的背影,方如煙輕碰著顧廷菲的手臂,好奇道:“廷菲,老實交代,你和霍大公子是否還有聯系?”“自然是沒有了,姐姐,你剛才不是看到了嗎?好了,時辰不早了,回府吧!”顧廷菲無奈的看了她一眼,要是有聯系的話,怎么會說話這般生疏,罷了,她現在有點兒累,情緒很低落,周奇離開京城了,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是何時,尤其此去福建,路途上少不了艱難,只能在心底替他祈福,希望能平安歸來。

    平昭公主還笑著讓她給周奇找皇嬸,如今看來,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辦到的事。顧廷菲在心底暗自發誓,等周奇從福建回來,一定要給他找個貼心的人陪伴在他身旁,讓他后半輩子不用那么孤單。方如煙朝顧廷菲揮揮手,坐上了回齊國公府的馬車,姐妹倆約定互相通信,有時間可以約地方見面。

    待顧廷菲回府后,府上已經恢復了平靜,吳悠悠已經出嫁了,再來就是三日后回門,還得準備準備。春珠看了一眼春巧,春巧猶豫的看了顧廷菲一眼,隨后直搖頭。春珠撇撇嘴,兩個丫鬟的互動顧廷菲沒看在眼里,倒頭便在榻上閉上眼睛睡覺了,這幾日也不知道怎么,經常犯困,要說累吧,其實也沒怎么累,吳悠悠成婚,她根本就沒操什么心,也只是吩咐下人們準備好,別出差錯。

    春巧將春珠拉到一邊:“你看到沒有,少夫人這樣,肯定是有了。”“。。。。。。”春珠緊盯著春巧,這個時候告訴她有什么用,剛才應該提醒顧廷菲才是,罷了,等顧廷菲醒來,她們倆一起說,再這樣下去,肯定不行,顧廷菲沒有意識,她們做丫鬟的有義務提醒她,注意自己身體的一切變化。

    “要不然等少夫人醒來,我們一切告訴她?”春巧試探的看著春珠,等著她的回答。春珠冷哼了聲,隨后兩人輕手輕腳的走出來,關上門讓顧廷菲好生歇息一會。霍成揚急沖沖的回府,為的就是回府處理周明悅刺傷蕓娘一事,若非如此,他還想再看顧廷菲一會。

    如今也只能壓著心里的不滿,趕回回府,周明悅真是膽子肥了,居然還敢從后院跑出來,拿著bǐ shǒu刺傷蕓娘,換做平日也就罷了,現如今蕓娘懷著身孕,腹中那是他第一個孩子,霍府上上下下都能期待。

    就連霍光義都再三叮囑他,一定要確保蕓娘腹中的孩子平安降世,對于蕓娘的身份,他之前頗有微詞,現如今為了蕓娘腹中的孩子,也不去計較了。他不知道有多高興,現在好了,周明悅有鬧出幺蛾子了。霍成揚剛進屋,太醫就迎上來,孩子保住了,真是福大命大,霍成揚懸在半空中的大石頭落地了,看來這孩子真是命硬,這般也能活下來。

    當然最重要的是蕓娘一直用雙手緊緊的護著還未隆起的小腹,她在霍府最重要的依靠便是腹中的孩子,當然會盡全力保護她。只要孩子還在,她在霍府的日子就不會差。連霍光義對她都有不少賞賜,面對周明悅的bǐ shǒu,她咬牙用后背躲過去,隨后還大聲的喊叫,天知道,她那一刻怎么有那么強大的力量對抗周明悅,她可是個孕婦啊!

    從太醫口中得知蕓娘只需要靜養些時日,腹中的孩子平安無事,霍成揚便交代身邊的丫鬟和嬤嬤一定要照顧好蕓娘。他則是轉身,堅定的邁著步伐去找周明悅,周明悅已經被管家命人關押起來,正等著他處置。

    霍成揚砰的一聲,用腳踢開了大門,望著陰沉著一張臉,怒氣沖沖走進來的霍成揚,周明悅抬起頭不屑道:“哼,你想做什么?”莫非還能殺了她不成,對,她就是見不得蕓娘那個賤人得霍成揚的寵愛,腹中還有了孩子,她恨不得殺了蕓娘,連同她腹中的孩子。見到霍成揚來了,周明悅沒有半點愧疚和悔改,就她這樣,霍成揚當初真是瞎眼了,會看上她,把她娶進門。

    霍成揚緊捏著拳頭,咯吱作響:“周明悅,到現在你還不知悔改,你差點兒就害死蕓娘和她腹中的孩子。”差點兒,那就是沒有了,她分明高舉著bǐ shǒu準備對著蕓娘還未隆起的小腹刺過去,偏偏蕓娘在她靠近的時候,突然背對著她,bǐ shǒu就這樣刺進她的后背,當時周明悅憤怒無比,想著趕緊拔出bǐ shǒu,刺進她的小腹,她在霍府活著這么痛苦,一切都是拜蕓娘所賜。

    要不是她出現了,霍成揚怎么會厭棄她,將她關押在后院里,說什么閉門思過,那都是假的,根本就是囚禁她。不行,她不能自己活著這么痛苦,讓蕓娘得逞!下一秒,管家帶人抓住她,將她關押在這里,望著昏倒在地上的蕓娘,周明悅內心無比欣喜,就算沒刺中她的小腹,腹中的孩子也該沒了。

    現在從霍成揚口中得知,差點兒,那就是沒有,腹中的孩子和蕓娘都還活著了。霍成揚勾唇淺笑:“怎么了,三公主莫不是失望了?哦,也對,三公主的希望落空了,蕓娘和腹中的孩子都還活著。三公主,你不要以為有太后撐腰,我就不敢對你怎么樣,現在我就送你回宮,這是休書,從今往后,你我再無瓜葛。”從衣袖里掏出他早就準備好的休書,隨手扔在地上。

    望族閑妻

    望族閑妻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