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女生頻道 > 官場先鋒 > 第1207章 秘書心聲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1207章 秘書心聲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周五傍晚,各方關注的四位省.長名單終于出爐:雙江、晉西兩省都由常務副省.長順位接任,似乎沒什么不對……

    可細細一琢磨又大有玩味。雙江常務副省.長冉漢增,在副部級這個層面都知曉他的背景;晉西常務副省.長殷宏壽,深挖到十五年前曾做過燕首長的秘書!

    還有兩位省.長屬于交流性質,東吳省組織部.長到西北省份做省.長;財政.部常務副部.長到西南省份做省.長,契合當前京都與地方交流、東部與西部交流的導向。

    任命名單正式公布那天,方晟收到冉漢增的短信,只有四個字:有空來玩!

    方晟心領神會一笑。

    冉漢增能夠順利接任,方晟居功甚偉,否則單憑于云復肯定拿不下來;于道明離開了,雙江還有方晟著力培養的第二梯隊、第三梯隊,所以冉漢增不說“謝謝”而邀請他去玩,正合方晟心意。

    有些事電話里不能說,也說不清,面談比較好。

    事情要趁熱打鐵。

    眼下新領導上任,冉漢增心里還記著方晟的好,第一時間過去把該說的說了,肯定能放在心上,等站穩腳跟沒準又惦記更高更遠的位置,那時就不是報答,而是交換了。

    捱到第三天方晟就獨自來到瀟南,冉漢增在原來那間辦公室接待了他,一臉輕松寫意的樣子。

    常務副省.長提拔省.長屬于自然過渡,不存在需要熟悉情況等等。

    省.長日理萬機,方晟也不兜圈子,請他關心幾個情況:

    一是鄞峽市.長房朝陽;二是綿蘭市.委常委兼縣.委書計蔡雨佳;三是郜云副市.長居思危,這幾位都是自己昔日戰友或非常倚重的人才,值得今后花大力氣培養。

    冉漢增也不繞圈子,說老弟提的三位我都略有耳聞,房朝陽是黃海出來的干部,基層經驗豐富,在多個領導崗位上歷練過,作風踏實工作勤勉;蔡雨佳是雙江廳級干部當中少有的博士,而且是貨真價實的博士,未來可期;居思危從省直機關下去鍛煉,視野開闊人富力強,將來必定大有作為。老弟其他還有什么需要特別關照的,比如說女干部、女老總?

    本來方晟還真想提一下安如玉,看著冉漢增揶喻的目光倒不好意思開口,干笑道沒有沒有,另外還有幾位嘛我也說不出來需不需要幫,總之如果有機會的話還請……

    冉漢增笑道你是說朱正陽吧,的確幫不上忙了,年底鉚準了提副省,我還希望他留在雙江助我一臂之力呢。

    許玉賢、韓子學都是我的伯樂加老領導,眼下年紀都不小了,在如今處處提倡干部年輕化、老同志勇于退位的大勢下著實有些壓力啊。方晟說。

    冉漢增說歷次搞干部任用機制改革往往從副省.長開始,這方面要看鐘組部怎么考慮,我也只能提提建議而已;韓子學在一班市.委書計當中是比較穩健、比較讓人放心的,就算老弟不說,出于工作需要我也會讓他多干些時間,很多時候光有沖勁不行,掌舵者的分寸感很重要啊。

    談完正事,方晟抓緊時間請教道從前面兩波調整來看,冉省.長覺得今后發展方向是什么?

    表面看這句話問得大而化之,冉漢增卻是聰明人一聽便明白,沉吟良久說你的問題包括京都圈子、京都之外各個圈子都在揣測,總結下來我覺得不外乎兩點:一是不能拉幫結派形成固定勢力,這樣看京都幾家傳統家族遭到壓制是必然的,現在有個說法叫做朋友沒有圈,普通朋友多多益善,但形成朋友圈性質就變了;二是必須要有真才實學,要能把經濟抓上去,老弟啊,中美貿易爭端已向縱深發展,已經脫離了貿易范圍上升到戰略高度,沖突將是長期的、持久的,在我們擺脫技術封鎖、軍事取得絕對領先權之前,國際上不會有太多幫助,也不能指望國際上幫助,自力更生、依靠內需拉動經濟將是主旋律,因此急需一批懂經濟、務實能干的領導干部充實到更重要崗位……

    是這樣啊。

    方晟聽了深深沉思,到底受過傅首長指點,看問題的角度和深度明顯超出同級別官員。這番話換了陳皎、燕慎、童光輝等人都說不出,于云復可能心里明白,卻歸納不出來。

    一級就是一級水平,這話一點都不錯。

    冉漢增續道經濟方面老弟是行家里手,從江業到潤澤已經沒人懷疑;拉幫結派方面老弟也當仁不讓,按理說應該成為首選打擊對象,但你臉上明里暗里貼的標簽又太多,可謂牽一發而全身,又讓人不得不忍下這口氣,因此接下來如何合理消化標簽,把劣勢轉化為優勢是門學問啊。

    劣勢轉化為優勢……

    方晟喃喃道,心里略有所悟卻一時抓不住頭緒。

    冉漢增又說越往后,老弟——包括你從黃海帶出來的那班精兵強將肯定能派上用場,因為形勢不容樂觀啊,但用的前提是放心,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大領導有大領導的難處,明白嗎?

    愈說愈深奧,方晟迷惘地眨眨眼,說暫時不太明白,但我會用心領悟。

    冉漢增哈哈大笑,說你最大的優點就是悟性高,我叔也這么說。

    傅首長又說話了!

    方晟的心怦怦亂跳,又閑聊幾句后恭謙地告辭。

    回程途中方晟陷入前所未過的苦思。

    傅首長是不隨隨便便說話的,上次說話還是一年多前,那時他精準地預估到方晟轉任市.委書計這個環節會有麻煩,比于云復都早了六個月。

    之后方晟在動用多方力量努力仍處于僵局的情況下,靈光一閃跑到冉漢增家請求支援,正是傅首長發出最關鍵一擊才使得局面松動,如愿以償成為市.委書計。

    才安頓下來大半年時間,傅首長又察覺到什么,導致透過冉漢增釋放信息?

    從京都想到潤澤,從東北想到西南,從沿海想到內地,千頭萬緒的線索想了足足幾個小時,想得頭痛欲裂都沒有結果。

    心里哀嘆“悟”字何其之難,不偏不倚悟到傅首長心里那個點又何其之難!

    抵達市府大院,朱副mì shū cháng和何超滿臉喜色守在外面,神情間十分輕松。一問才知道到下午為止駐扎在潤澤的記者已撤掉十分之九,剩下也開始注意與宣傳部門溝通,報道趨向正面。

    今天上午張君又開了場記者招待會,還是那番陳詞濫調,但記者們不再輕信而是紛紛以方晟那天說的話為依據發起了追問,如有無違規生產吡啶基甲基,九名村民、三名工人患癌癥身亡是否屬實、潤河化工廠至今是否未賠償等等,一連串詰問讓張君惱羞成怒,最終草草收場。

    雙重打擊下,張君原先聘任的軒城重量級律師打了退堂鼓,中途接手的是臨州一位律師,臨陣換將氣勢已經輸掉很多。

    “潤河化工廠事件看樣子能告一段落了,官司輸贏都無關緊要,反正從昨天起工程隊已經在勘測土壤和地形,把數據摸準后地面部分涉及有限,”朱副秘書樂觀地說,隨即奉送高帽一頂,“幸虧方書計力排眾議把記者拉過去開現場會,有理有節,瞬間扭轉了形勢,提到這個正輔那邊都嘖嘖贊嘆呢。”

    引用別人的夸獎是奉承拍馬的高級術,但在方晟眼里只淡淡一笑,問道:

    “還有別的事嗎?”

    何超猶豫半晌,道:“易……易秘書來過兩次……”

    “噢,黨校學習結束了?”

    “還沒,他愛人身體不好請假回來看望一下,順便想向您匯報思想動態。”

    方晟不經意道:“聊聊也好,行,叫他過來吧。”

    輕輕敲門,小心翼翼進了書計辦公室,易容方覺得格外悲涼:熟悉的領導、熟悉的場景,自己曾經輕車熟路想進就進;平時那些眼高于頂、架子滿滿的廳處級領導干部,在自己面前點頭哈腰就為了進這扇門;尋常人眼里高深莫測的衙門,自己隨便打電話差遣,材料說九點要不敢九點零五分。

    如今一切都變了。

    想見市.委書計還得何超預約,見與不見都不確定。在黨校期間他也動用種種關系打聽,當得知何超已轉為正科級,而組織部沒有接到方晟關于自己去向建議時,心都涼透了!

    聯想到蘇若彤被偷聽事件,要是再想不到八成與受脅迫提供方晟行程有關——現在已隱隱知道是商會干的好事,易容方幾個月秘書白當了。

    見易容方進來,方晟抬眼一掃,微笑道:“容方瘦了很多嘛,是不是黨校伙食不太好,還是學習壓力太重?”

    易容方反鎖好門,顧不得寒暄大步來到方晟座位旁邊“卟嗵”跪下,流淚道:

    “方書計,我是來承認錯誤了,我……我犯了很嚴重的錯誤,本該第一時間向您匯報,但……但心存僥幸……我錯了,我深刻檢討!”

    方晟漸漸收斂笑容,道:“起來說話,快起來,這么大個子哭鼻子被人看了多難堪。”

    易容方堅持不肯,方晟不得不起身扶起他,并肩坐到沙發上,易容方邊抽泣邊細述了那天晚上受挾制以及提供行程的經過,并強調事情發生后自己主動退還了所受的現金、購物卡等。

    屋里長時間沉默,方晟臉色嚴峻。

    【作者***】:緊急通知:斷更隨時可能發生,為及時發布和溝通續篇等消息,請書友們盡快加微信號:jimeshao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加拿大28预测软件手机